“扫一扫”

妹纸原本只想告警察强奸自己……结果却牵出了美国司法Bug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去年9月份,美国一个名叫安娜(Anna)的18岁的高中女生指控两名警察在执行公务时强奸了自己。

去年9月份,美国一个名叫安娜(Anna)的18岁的高中女生指控两名警察在执行公务时强奸了自己。

 

安娜

 

安娜家住在纽约布鲁克林南部,每到周末晚上,她就会同朋友一起开着车在城里转悠,找地方消遣。

 

2017年9月15日,他们又像往常一样开车出去逛了。

 

晚上大概7:30到8点之间时,一辆炭灰色货车停到他们车边上,车上下来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径直走到他们车窗前。

 

手电筒的强光让安娜睁不开眼

 

这两个男人亮出警徽,说自己是便衣警察,要问他们问题。

 

 

于是,三个孩子乖乖地从车里走了出来。

 

但是,两个警察放走了和安娜一起的两个朋友,他们都是男性。

 

唯独把安娜双手拷住押到了自己的警车里。

 

随后,在警车后座里,他们轮流强奸了安娜。

 

在强奸过程中,汽车一直在漆黑的道路上开着,要换人时就会靠边停车。

 

双手被拷住的安娜一直在尖叫着喊“不要!”

 

最后,两个警察把她扔在了路边,开车扬长而去。

 

安娜步履蹒跚地走了很多路总算碰到一个路人,向其借了手机打给朋友。

 

几小时后,她的妈妈带着她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安娜告诉护士,两个警察强奸了自己。

 

医院从她体内提取了精液,结果证实同两个警官的DNA匹配。

 

这两人就是:37岁的马丁斯(Eddie Martins)和33岁的霍尔(Richard Hall)。

 

事发后,他们都辞职了。

 

今年1月,马丁斯(中)和霍尔(右)走出最高法院。

 

安娜以为这是很简单的强奸案子。

 

但是,她不知道,美国有35个州,是保护这些“强奸犯警察”的。

 

而很不幸的!自己生活的州就是这35个州之一。

 

美国有35个州法律认为,只要双方同意,警察同被看押人员发生性接触都是合法的。

 

那些被指控性侵的警察就会以“双方自愿”为理由辩护,逃避法律的制裁。

 

2007年,加州一名警官帕克(David Alex Park)被控强奸,他辩护称“那个女的是为了避免我开罚单而主动色诱自己的。”随后,他被无罪释放。

 

2016年,亚利桑那州警官莫瑞斯(Timothy Morris)被控强奸,尽管他自己也承认把一个女子双手拷住让她在警车里给自己口交,他还是被无罪释放了,因为他说“她是主动这么做的。”

 

……

 

统计显示,自2006年以来,至少有158名执法人员被控性侵,超过700名执法人员被控同被看押人员发生不合法的性接触,但是至少有26人被无罪释放或案件被撤诉。

 

涉案警察只要说“双方是自愿的”,他们的强奸罪名就会变为“行为不端”,最多只会判1年。

 

红色的州允许警察同被看押人员发生性关系

 

近几年,美国的一些州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做了修改。

 

俄勒冈州2005年这么做了,阿拉斯加州2013年这么做了,亚利桑那州2015年这么做了……

 

但是,大多数州还没有这么做,因为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此外,针对警察制定更严厉的法律在政治上不受欢迎,还可能会激怒更大的上级部门,比如警察工会……

 

2017年10 月26日,纽约议会成员崔马克(Mark Treyger)称,安娜的案子让他想要提出一个法案,规定警察同任何他们看押的人员发生性关系都是违法的。

 

对此,纽约两个最大的警察工会都拒绝表态自己是否同意这个提议。

 

而安娜的想法很简单,她说,“我没有想过要改变法律,我只是想要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鼓励其他更多的受害者也说出自己的故事,警察不应该做这种事的,他们应该为自己的罪行负责。”

 

 

这个案子至今仍在审理,安娜努力不让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她继续去参加家庭聚会或去听音乐会,会继续在卧室拍自拍照然后放到网上……

 

10月5日,就在她报案后的两周,安娜收到了法庭传票,说她持有大麻。

 

在同一天,《纽约时报》曝出了好莱坞金牌制片人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案。

 

整个美国,各个行业,好莱坞、媒体、政坛、餐饮业、酒店、体育、金融、工厂等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metoo”运动。(说出你的故事,反性侵运动。)

 

安娜也在网上发起运动,现在她在推特上有大约7,000 个粉丝,在Instagram上有12,000个粉丝。

 

她回复一名粉丝,“谢谢你!谁知道他们还性侵过多少其他女孩呢!”

 

10月,一名退休的阿拉斯加州的警察为报社写了专栏,详细描述了在她工作生涯中遭遇的来自男性同事的性骚扰。

 

今年1月在芝加哥警察董事会议上,一个女性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在80年代时,她还只有十几岁时,被一个警察强奸。

 

一些人甚至已经在网上用起了 “#policetoo.”标签。

 

温斯坦事件后的5周内,至少有三个警察局长因为性行为不断被开除。

 

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在7个州有21个警察因为被指控性行为不断而辞职或被停职。

 

警察这个行业大多数是男性,美国司法部统计数据显示,超过80%的警员是男性。

 

性侵这种情况比想象的更猖獗,因为受害者大都不愿上报。

 

她们害怕被报复。

 

那些强奸警官手上都有武器,他们会威胁要逮捕受害者,并称自己知道受害者的个人资料,

 

据统计,2009年到2014年之间,共有990个执法人员因为被控性行为不端而丢了工作。

 

通常律师都会让自己的委托人远离社交媒体,但是在安娜的案子里,完全是相反的。

 

安娜在强奸案发生后的第三天,9月18日,就在推特上公开了自己的遭遇。

 

此前只有她的父母、朋友和医院护士以及警方知道这件事。

 

她发推文称,“这些混蛋警察,我发誓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他们……”

 

9月30日,《纽约邮报》首次报道了她的案子后的两天,安娜发推文,发了一张《纽约每日新闻》的文章,上面有她的照片。她在下面留言“这是胡说!”

 

自那以后,她一直在社交媒体上讲着自己的案子审理进展,在推特和Facebook上贴上相关新闻报道,在Instagram上分享自己去法庭的照片和视频。还公开谈了自己的想法。

 

10月22日,她写“纽约市警察局你们很自豪吧,手下干出这种事?”

 

10月27日,检察院起诉两个警察强奸、绑架、贿赂和官员行为不端,他们将面临25年牢狱之灾后,安娜又发文称,“老天有眼”。

 

11月6日,两个警察辞职,安娜发文称,“应该取消他们的保释,他们已经不是警察了。”

 

安娜的律师大卫(Michael David)起初认为应该阻止她这么做,因为她发的东西可能会被被告律师利用,成为在法庭上攻击她的武器。

 

但是,安娜一点没有要闭嘴的意思,尤其是,正值许多女性讲出自己的被性侵遭遇的时候。

 

于是,她的律师大卫就放手让她继续在网络上发泄了。

 

他说,“我没有阻止她这么做,这会给她关注度,媒体会帮助她向被告施压。”

 

10月中旬,安娜的名字成为标签

 

10月17日,网民以她的名义举行了首次集会。大约有20几名支持者在布鲁克林南部游行,他们喊着她的名字,举着标语说,“我们相信你!”

 

 

10月28日,全球最有名的hip-hop电台DJ弗雷斯(Funkmaster Flex)在他整个5小时的节目中呼吁人们关注安娜的案子,呼吁听众如果有人知道这两个警官的(性行为不端的)信息马上打电话进来。

 

一个月后,超过50名支持者在曼哈顿华盛顿广场公园齐聚举行又一次集会。

 

数周后,在举行法庭听证日的一大早,曼哈顿大桥上悬挂了一个巨型横幅,上面写“马丁斯和霍尔不是唯一的强奸犯/废除警察!”

 

然而,案子还是没有了结。

 

在过去几个月里,安娜一次又一次向法庭和办案人员讲述自己的遭遇,她说“那很痛苦……我不知道想要怎样的结果,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了。”

 

对她来讲,这些询问,特别是辩护律师的询问,更像是对她的审问。

 

在这个案子之前,她从没有想过法律会有漏洞。没有想过要注意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在网上发过的东西会成为攻击自己的证据(被告律师正在利用这些证明她在撒谎)。

 

安娜曾把自己穿着比基尼的照片放到网上。

 

她曾去参加色情聚会,当时她只有17岁。

 

她在Facebook上贴了一个有关性的网站链接,当时她13岁。

 

她从没有隐藏自己喜欢抽大麻。

 

她还在网上说黄色笑话。

 

……

 

被告的辩护律师现在就用这些来攻击她。

 

他们还否认,案发时安娜被双手拷着,两名警官用武力强奸她。

 

他们把安娜描绘成一个引诱男人的女“不正经的女人”。

 

被告的辩护律师对安娜的社交媒体账户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寻找任何对她不利的证据,以证明她在撒谎。

 

他们说,从安娜在社交媒体上的活动来看,她并没有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一点看不出她受到了创伤。

 

他们呼吁法庭重新调查安娜可疑的证词。

 

这招管用了!

 

12月,根据法庭要求,安娜重新做了证词。

 

问询持续了三天共12小时。

 

文字记录有740页。

 

内容主要集中在安娜发在社交媒体上的东西。

 

还有就是她的性史以及她的妇科检查。

 

当被问到被人在Facebook上对她的评论时,安娜奔溃了,大哭。

 

现在,这个案子还在审理之中,被告律师仍要求检方撤诉,指责检方对有关能够证明安娜在撒谎的证据“视而不见”,而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受到了外界(网络舆论)的压力,被迫要作出让安娜的支持者满意的判决。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