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上海发现“一号病人”是怎么做的?感谢这些“守坝人”


发布时间:2020-02-24 09:04:04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近期上海已经多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减少,但市疾控中心的流调组却没有松懈,依然奔波于疑似病人中间。

近期上海已经多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减少,但市疾控中心的流调组却没有松懈,依然奔波于疑似病人中间。

正是疾控中心流调人员一次次的“守坝”,对上海2500多位疑似新冠肺炎病人进行深入流调,调查和排摸可能感染的蛛丝马迹和传播方式,在第一时间隔离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尽可能控制了新冠病毒这个“星星之火”。

谁是上海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这几天大家对“零号病人”议论纷纷。

而上海的“一号病人”则出现在1月16日。回忆起上海这第一个新冠肺炎病人的出现,上海市疾控中心的流调团队至今记忆深刻。

1月16日傍晚5点,上海市疾控中心的电话响起。电话来自长宁区疾控中心电话,长宁区某医院,有一位武汉过来的病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

当时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并不多,但是医生比较警觉,“从这位病人的女儿那里得知,这位病人是从武汉到女儿家里过年,在武汉就有症状,到上海以后感觉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

随后,流调人员特别了解了接诊的医护人员防护措施,病人诊疗的过程,特别细化到这位病人从武汉怎么到上海来的,就医时坐了什么车,了解到她可能接触的每一个的可能会出现的未来病例。”

让流调人员欣慰的是,上海第一位确诊病人非常配合,到了上海后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密切接触者只有女儿和女婿,到医院就诊也是女儿家里开车来的,没有涉及公共交通。

1月20日,经过国家复核确认了本市第一例新冠病人。

第一例病例发现后为后面防控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上海市疾控中心也进一步完善流行病学调查,为后续2500多例疑似病例的流调、330多例病例的确诊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月初,上海市疾控中心曾经发布过一起案例曾经引起很多人的热议。这是来自两个区的病例,1月26日、1月29日,宝山区和黄浦区分别发生了一起聚集性疫情。黄浦两个病例,宝山3个病例,都没有湖北旅行史,没有接触史,没有食用野生动物,感染来源都是不明确。

在1月29日宝山发生事情以后,黄浦两个病例反映1月20日和朋友们聚餐,好像宝山疑似病例。相关人员立即进行了关联,黄浦其中一例和宝山其中一例聚餐过。

进一步调查发现,宝山的3个人在1月上旬去过安徽参加过婚礼。最后锁定,宝山3例中的2例在安徽期间多次到某健身房健身。几天后,安徽有关方面宣布健身房里面有5例确诊病例,传染病的源头谜底终于揭晓。分布在两个区的案例,其实是一起五个人相关联的的疫情。

上海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郑雅旭和孔德川医师透露,绝大多数疑似病人都比较配合,但是碰到的最大的困难是,有些新冠肺炎病人发病时已过去好多天,回忆将近一个月前的事情有点困难。

流调人员就设计了很多方法帮助他们回忆:“过年了,过年前怎么聚会。”“有没有认识的人最近生病了,叫什么名字?”……

一旦发现,有病人能报出名字的,流调人员就会在全市的新冠肺炎病人流调材料中进行比对,再次追溯确诊,让流调人员惊喜的是,“有时候一下子发现,平行线变为交叉线,几起发生的聚集案例可能是一个传染源。”

通过流调分析,专家们发现在上海的新冠肺炎病例中,家庭聚集性疫情占了八成。因为这样的流调结果分析,上海及时调整策略,从先前的居家隔离扩展到集中隔离。

另外,流调还发现了特征,重症病例中年龄大的占多数。这个规律给临床救治提供经验。重症发生和高年龄和基础性疾病有关联。

感谢这些“守坝人”这一个多月来不分昼夜地默默坚守,你们辛苦了!

(责任编辑:陈尘)

近期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