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中国是“疾病孵化器”?《纽约时报》黑中国上瘾,WHO:你们才是全球公共卫生之敌


发布时间:2020-02-14 13:43:10    来源于:中国日报

摘要:当下,中国人民在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但西方媒体却像抓住了“把柄”,歪曲报道层出不穷。

当下,中国人民在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但西方媒体却像抓住了“把柄”,歪曲报道层出不穷。

美国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及其中文网站就是其中的急先锋,该报发布的多篇文章借机发挥,不断捏造话题,散播恐慌情绪。

光看该报标题,就能感受到一股恶意……

中英文标题均为《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中国是众多流行病的发源地?

2月11日,《纽约时报》发布一篇文章,其中文标题问道:SARS、禽流感、新冠病毒:为何很多流行病暴发在中国?

这篇报道借疑问污蔑中国,上来就翻旧账,称中国是“疾病孵化器”。

SARS. Bird flu. And now a new coronavirus.

SARS。禽流感。现在又来了新型冠状病毒。

 

A lot of epidemics seem to come out of China, leading some to point accusing fingers. President Trump’s trade czar, Peter Navarro, for one, once went so far as to describe the country as a “disease incubator,” and that was before the latest outbreak.

很多传染病似乎都是从中国来的,以至于一些人(对中国)指指点点。在此次疫情暴发之前,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主管彼得·纳瓦罗甚至曾把中国形容为“疾病孵化器”。

 

纳瓦罗什么人?他是美国著名的对华“鹰派中的鹰派”,曾发表“中国三书”散布“中国威胁论”,被中国媒体痛批“无耻之极”。

《纽约时报》此时翻出纳瓦罗的反华言论,诱导公众认为“很多流行病发源于中国”。

在没有根据的前提下,《纽约时报》又不负责任地暗示“中国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源头”。

Some historians claimed that China was the likely source of the deadliest flu pandemic in history, the 1918 Spanish Flu — a misnomer itself. The effects of that flu were global.

一些历史学家称中国可能是史上最致命的流感——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源头。那次流感席卷全球各国。

 

1918年西班牙流感被称为“史上最致命瘟疫”,在全球造成5000万人死亡,中国也是受害者,它的发源仍然是个谜。但关于1918年西班牙流感最早的记录源自美国堪萨斯州的一个军营。

研究尚无定论,《纽约时报》就着急把锅往中国头上甩。这就是没有底线的栽赃。

接着,文章又称中方拒绝国际疾病专家派遣团队到中国。

And until very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also declined repeated offers by international disease experts to send teams to China to help battle the outbreak.

直到最近,中国政府还拒绝了国际疾病专家多次提出的派团队到中国协助抗击疫情的建议。

事实是这样吗?

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一直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卫组织(WHO)和国际社会通报情况并邀请世卫组织等相关专家前往武汉实地考察。

当地时间2月9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社交媒体上透露,WHO已于当日派遣专家团前往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我刚刚在机场为前往中国的先遣团队成员们送行,这支团队是由WHO领导的新冠肺炎国际专家代表团,领队是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他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经验非常丰富。”

令人尴尬的是,《纽约时报》当天还转载了路透社对此事的报道:“谭德塞发推:世卫组织的抗击新冠肺炎的先遣团队出发前往中国”。

制造恐慌情绪

2月3日,《纽约时报》发布文章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成为“全球流行病(pandemic)”:

在标题里,该报将病毒称为“武汉冠状病毒”,这种带有地域歧视的叫法几年前已遭到世卫组织和全球有识之士的谴责。《纽约时报》明知故犯并借专家之口制造恐慌情绪。

The Wuhan coronavirus spreading from China is now likely to become a pandemic that circles the globe, according to many of the world’s leading infectious disease experts.

全球不少领先的传染病专家称,从中国传播出来的武汉冠状病毒现在很可能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流行病。

“It’s very, very transmissible, and it almost certainly is going to be a pandemic,” said Dr. Anthony S. Fauci,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

“病毒的传染性很强,几乎可以肯定会变成大流行病,”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S·福奇说。

在英文中,pandemic(大流行病)指规模大、死亡人数多,甚至可以影响世界多个大洲的传染病。在欧洲历史上,有两次著名的大流行病疫情,分别是20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和14世纪中期的黑死病鼠疫(Black Death)。

而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了迅速的控制。《纽约时报》借所谓专家之口,把中国的努力轻易抹杀了。

此前在1月30日举行的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不止一次肯定了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响应及时,应对防控举措有力。

The speed with which China detected the outbreak, isolated the virus, sequenced the genome and shared it with WHO and the world are very impressive, and beyond words. So is China’s commitment to transparency and to supporting other countries.

中国发现疫情、分离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并与世卫组织及全世界分享信息的速度令人钦佩,难以言表。中国对信息透明的承诺和对其他国家的支持亦是如此。

 

In many ways, China is actually setting a new standard for outbreak response. It’s not an exaggeration.

实际上,中国在不同层面都刷新了应对疫情的标准。这不是在夸大。

在中国积极抗击疫情的举措下,截至2月11日,除湖北省以外地区,新冠肺炎疫情新增确诊病例已实现8连降。

这些正面积极的消息,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并没有找到。

2月11日,武汉武昌方舱医院首批28名患者出院 图源:中国日报 朱兴鑫

无良抹黑只会丧失公信力

为了制造话题,《纽约时报》驾轻就熟地从反面角度切入,以阴暗手法、阴谋论调,针锋相对地解读中国为抗击疫情而采取的措施,对疫情当中人们互帮互助、医务人员在前线无私奉献,这些散发人性光辉的报道视而不见。

例如,2月3日发布的一篇文章称“中国政府为抑制病毒不择手段,让邻里之间相互举报”。

 

All across the country, despite China’s vast surveillance network with its facial recognition systems and high-end cameras that are increasingly used to track its 1.4 billion people, the government has turned to familiar authoritarian techniques — like setting up dragnets and asking neighbors to inform on one another — as it tries to contain the outbreak.

尽管中国已经利用人脸识别系统和高端摄像机,在全国布下巨大的监控网络去愈加密切地追踪14亿中国人,但政府为了控制疫情,还用上了他们熟悉的威权技术——支起天罗地网,让邻里之间相互举报。

为了抑制疫情扩散,中国排查疑似病例的工作深入到社区,文章却选取了一个邻里互相揭发的角度,用阴谋论的腔调来报道,指责政府操控人民互相举报。

2月11日,武汉社区工作者给小区居民送去蔬菜 图源:中国日报 陈亮

除了选择性的消极报道,放大局部问题进而否定整个国家的政治管理体系也是《纽约时报》惯用的逻辑。

该报2月4日发布的一篇文章炒作称,“新冠病毒危机暴露中国治理体系的‘失败’”。

文章将中国排查感染者所采取的措施说成对病患的“迫害”。

Tracking potential spreaders is sound policy, but punishing or persecuting them risks driving them underground, making it even harder to fight the outbreak.

追踪潜在传播者是明智的政策,但惩罚或迫害他们会迫使他们躲起来,使抗击疫情变得更加困难。

把官员的问责和反思说成是一场“挽回面子”的作秀:

After the epidemic, the Chinese leadership will have to punish a few officials, even severely, to save face and win back some credibility. 

疫情结束后,为了挽回面子和公信力,中国将不得不对一些官员做出严厉的惩罚。

对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何晶表示不满,她转发这篇文章后反问:“那么美国乙型流感死亡案例又暴露了什么呢?”

去年以来,美国多地暴发乙型流感疫情。据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预计,2019-2020年流感季将是美国10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之一(one of the worst in a decade)。

据估计,这次流感季已经导致至少2200万人感染流感,至少1.2万人死亡。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告截图

而在十年前的2009年,美国曾暴发甲型H1N1流感。这场流感大流行首次触发世卫组织的“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最终导致全球6000万人感染,近30万人死亡。

《纽约时报》的歪曲报道也遭到网友的批评:

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妖魔化中国。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那就是有错;如果他们试图实施旅行限制来遏制疾病的传播,那么他们就是在侵犯公民权利,违反伦理。

真有趣。许多援引的话都在谈个人权利,很少或根本没有涉及公共利益。这就是美国式道德观念失衡的一个典型。

媒体的虚假报道不能达到反华乱华的目的,只会让自己丧失公信力,很多网友在纽约时报社交媒体下面声讨:

这也真正印证了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和全球卫生法合作中心主任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的那句话:

The idea of America First, the nationalist populism, is against everything that we believe in in global health.

美国至上的观念,民族民粹主义,是我们寄托在全球公共卫生上的所有信念的敌人。

(责任编辑:)

近期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