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移民部长:新西兰政或将减少临时签证发放数量


发布时间:2019-09-19 11:56:02    来源于:天维网

摘要:政府已出台临时工作签证新政,移民部长承认,他预计这些变化可能对临时签证签发数量产生下行影响。所以,政府现在是如何考量的?Newroom政治记者Laura Walters: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 综合Newsroom消息】政府已出台临时工作签证新政,移民部长承认,他预计这些变化可能对临时签证签发数量产生下行影响。所以,政府现在是如何考量的?Newroom政治记者Laura Walters:
 
 
新公布的临时工签新政有许多改变,一些人认为政策是积极的,包括对地区更大倾斜,对剥削移民行为制约力加强。
 
但这版本不是政府之前承诺的,最终的目标也令人困惑。特别是那些苦等了几个月的配偶签证的人,他们会认为这套系统在蓄意将他们排除在外。
 
此次工签新政影响超过2.5万雇主,5.5万雇员。
 
新政经过了9个月的协商和设计,并计划用单一的临时工作签证,取代六个现有签证类别。
 
5大城市之外的雇主受益更多,他们只需要证明企业可靠,支付的薪酬体面,通过测试后就能招募外籍雇员。
 
再就是用收入线取代技能线作为衡量的最终标准,收入线始终和中等薪酬进行比照。
 
周二的官宣之后,哪些行业立刻表示赞赏了呢?我们看一下,有积极反馈的包括Federated Farmers(代表传统农业行业,乳品牛羊肉等),Horticulture NZ(农艺、果园,代表农业中经济作物)、Business NZ(商界)、New Zealand Aged Care Association(代表老年护理行业)、Tourism Industry Aotearoa(代表旅游行业)……
 
对于这些雇主来说,他们在经过认证后雇佣海外工人更轻松,可认为是政策赢家。
 
周二的官宣因此有了一个特点:雇主们都感到受到鼓舞,而代表移民工人的团体却反应谨慎。
 
对临时签证签发数量或产生下行影响
 
问题是,这套政策并不是联合政府里工党和新西兰优先党的竞选版本。
 
工签新政和选前承诺比轻柔很多,甚至可以被视为亲移民了,即便国家党现在也找不出太多毛病(虽然国家党移民发言人Stuart Smith说,‘魔鬼将会在细节中’)。
 
2017年大选前,工党政策承诺削减年度净移民到3万人,新西兰优先党的目标是1万人。
 
当选后,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和总理Jacinda Ardern竭力将他们自己和选前政策划出距离——很多人认为,他们的选前政策是拿移民社区当替罪羊,尤其是住房危机和基础建设这两个问题。
 
移民部长不断强调,他们是针对政策目标,不是数字目标。
 
周二,他又一次说,“正如我之前说过很多次的,数字不是我们关注的地方,我们是为了让这套系统运行更完善,保证能够填补技能短缺,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地方做合适的工作……”
 
在记者的逼问下,移民部长承认,他预计这些变化可能对临时签证签发数量产生下行影响(‘ Lees-Galloway said he anticipated the changes might have a downward effect on the number of temporary visas issued’)。
 
但他又说,他还是无法拿出一个具体数字的预期,现在经济强劲,失业率低,对于新政影响没有一个计算模型。
 
看起来,政府从行动上接受了对其选前言论的批评,结果可能也算积极。新政强化了地区倾斜——这是新西兰优先党的诉求,同时,对于专注于同情心的总理而言也算有所交代。
 
应回归对移民政策的正常讨论
 
在两党删除了他们的选前移民政策之后,我们对这个问题应该从国家的角度重新讨论,而这个讨论需要一个像样的人口预测数据作为支撑。
 
新西兰缺少对于移民的讨论,一方面是出于对排外主义言论的担心,一方面也因为工党和优先党观点不同。
 
对移民问题的讨论,应该首先从“移民没有造成房产危机以及基础建设危机,是糟糕的规划和政策设计造成的”这个基本点开始。
 
移民部长自己也说过,政府应该努力确保房屋、交通、教育、健康等基础设施能够支撑人口增长,在大城市或者是周边地区。
 
要确保这类危机不会更严重,必须要有好的数据预测,清晰的政策导向。
 
工签者被绑定问题未完全解决
 
移民工人协会发言人Anu Kaloti此间表示,她和其他工会组织长期呼吁签证不要和雇主相绑定,她将之形容为bonded labour,被绑住的工人。
 
政府还是将坚持这种模式,而不是将签证与部门或新西兰某个地区联系起来,Kaloti说,后者才会给工人更多的自由和权力。
 
从移民工人协会角度看新政也有积极的地方,如低薪移民工人也能带家属了。
 
正如许多次的政策大改一样,植入尚需时日,魔鬼也会躲在细节中,所以,这也是移民工人方面仍感到疑虑的原因——他们还要等待每项政策细节公布才能判断。
 
但可以预期,随着这些变化的到来,对于移民问题以及长期人口规划的话题讨论,将会重新回到视野中。

(责任编辑: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