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欧盟新领导层能解经济难题?


发布时间:2019-07-18 16:07:20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2019年的欧洲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政治阶段。经过火药味十足的马拉松式谈判,欧盟新领导层终于在多方力量碰撞之下达成一致。欧洲理事会决定提名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并选举比利时首相米歇尔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提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担任欧洲央行行长,西班牙外交大臣博雷利被选为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2019年的欧洲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政治阶段。经过火药味十足的马拉松式谈判,欧盟新领导层终于在多方力量碰撞之下达成一致。欧洲理事会决定提名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并选举比利时首相米歇尔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提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担任欧洲央行行长,西班牙外交大臣博雷利被选为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先不论新的领导层是否都能最终“通关”,开始正式接管欧洲,即便走马上任,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任重道远。因为欧洲的难题显而易见,面对经济下滑、保护主义抬头及欧盟成员国内部的诸多分歧等难题,新领导团队将未来如何破解?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将给出答案。
 
本期客座嘉宾: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 贾晋京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 王朔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陆婷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程实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 明明
 
2019年的欧洲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政治阶段。经过火药味十足的马拉松式谈判,欧盟新领导层终于在多方力量碰撞之下达成一致。图为近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拍摄的欧元塔附近的欧元雕塑。(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盟遭遇多重内部挑战
 
“新领导层人选名单艰难出炉,看似平衡,但欧盟内部反对声不绝于耳,名单能否最终过欧洲议会这一关仍有待观察。而这一过程本身,也凸显了欧盟内部的矛盾和分歧已经难以掩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王朔如是说。
 
欧盟理事会主席相当于“总统”,欧委会主席则相当于“总理”,而欧盟实行的是“总理制”,由首脑会议提名,议会投票通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德国的冯德莱恩帮德国拿到了最重要的欧委会主席一职; 来自小国比利时的现任首相米歇尔拟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其来自目前欧洲议会第三大的自由民主党团。
 
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法国前财长拉加德女士被提名手握金融大权的欧洲央行行长;被提名出任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博雷利则来自南欧的西班牙。
 
王朔直言,正可谓是“一家欢喜一家愁”,有人得意就一定有人失意,欧盟这个一体化程度最高的主权成员国共同体更是如此。欧盟的现实决定了这些人选的出炉只能是各方博弈最终妥协的结果,换言之,更像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欧洲政治新阶段:2019年展望》,对2019年欧洲政治走向进行了预测。该报告称,2019年上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将是一次历史性选举。首先,此次选举是英国“脱欧”后的首次欧洲议会选举。其次,此次选举在多个成员国的大选结果产生之后进行,而一些“疑欧派”政党在各自国家的大选中表现抢眼。再次,此次选举的舆论背景复杂,关于欧洲一体化的意见分歧突出。
 
新领导层内亦有分歧。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贾晋京指出,比利时首相米歇尔认为最好无协议脱欧,而德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认为脱欧需要耐心。
 
候任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于1975年出生于比利时南部的那慕尔市,他于2014年10月11日出任比利时联邦政府首相,时年仅38岁,成为该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米歇尔16岁就开始在政坛打拼,其丰富的从政经历无疑有助于他在欧洲理事会的新岗位上运筹帷幄。
 
冯德莱恩拥有德国哥廷根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且在伦敦政经学院深造,又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就读,于1991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2013年12月17日,她出任德国联邦国防部部长,成为德国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部长。冯德莱恩以自信、称职和敬业的部长形象赢得了人心。她是默克尔在政府内的亲密盟友,也是德国民意调查中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
 
再看另外两位。拉加德即将成为欧洲央行行长的消息给欧洲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现在还无法判断拉加德属于政策鹰派还是鸽派。
 
博雷利是四人中最年长的。1947年4月24日出生,西班牙资深政治家、外交家,曾经于2004年至2007年出任欧洲议会会长,现任西班牙外交大臣。未来他将负责处理欧盟外交事务、领导外交团队、管理欧盟的海外援助。
 
据悉,博雷利认为,从气候变化、非洲发展问题到威胁国际和平的地区冲突、中东问题、朝鲜半岛问题等等,这个世界正面临严峻的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共同应对那些挑战并取得胜利。
 
贾晋京称,在全球地缘博弈复杂多变形势下,欧盟遭遇多重内部挑战;新领导人将面临是否拥有足够政治智慧和勇气的压力测试,进一步推动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多边体制建设,使欧盟继续保持其全球竞争力和国际地位。
 
欧盟经济难题重重 内外兼修寻找出路
 
今年,欧洲央行下调了对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这和近期的经济数据十分吻合。全球经济火车头美国经济回落阶段,欧元区由于外贸依存度高,经济景气加速下滑。本轮周期,伴随企业端景气率先回落、居民端景气开始下滑,美国经济景气趋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陆婷表示,目前区内解体风险有所缓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欧元区近几年就业市场的改善,一旦经济增长持续失速,失业率大幅上升,甚至爆发危机,那么被掩盖的裂痕就将再度浮出水面,并较过往更为棘手。
 
从欧洲内部看,英、德、法、意局势不稳为欧洲经济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作为欧洲经济领头羊的德国更是出现负增长,为欧洲整体经济蒙上阴影。再从外部看,贸易摩擦的阴影始终未消。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减弱、需求整体放缓。金融环境收紧、市场愈加脆弱,对全球金融稳定和经济活动都构成一定压力。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预测,2019年欧元区经常账户余额将降至2015年以来最低点。贸易前景的不确定性已经反映于当前预期。2018年初至今,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和Sentix投资信心指数双双越过顶点,步入下行通道。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2019年,受制于三大因素,欧元区经济将告别2017年至2018年的美好时光,再次回到相对疲弱的复苏旧态。第一,需求侧刺激效应加速衰减;第二,结构性改革难以续力;第三,外部压力渐次加重。
 
程实称,2019年欧元区实际经济增速预计将回落至1.7%。与此同时,劳动生产率的上升乏力将使当前薪资较快增长难以持续,欧元区通胀水平将渐次走低,CPI同比增速预计降至1.6%。
 
对于新领导层来说,欧洲的经济难题应如何解决?陆婷表示,从现在可以看出,疑欧力量增长、货币政策空间不足、缺乏有力稳定器的欧元区是没有足够实力应对另一场经济危机的。因此,它必须未雨绸缪,在增强自身经济弹性的同时,积极寻求新的增长点。有分析认为,欧元区可考虑从两方面入手,一是推进银行体系改革,二是加强与亚洲的经贸合作。
 
陆婷指出,长期以来欧元区的银行体系都饱受利润低下、坏账风险高的诟病,这一方面是欧央行低利率政策与区内经济增长低迷使然,另一方面也是欧元区银行体系联通性较差,无法真正实现风险分担和资源优化配置所造成的。
 
因此欧元区有必要加速银行业联盟建设,完成银行业联盟中的重要一环——欧洲存款保险计划,为存款机制设立公共金融安全网,促进区内成员国风险共担。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强化整个银行体系抵御风险能力,并使之更好地服务实体企业,助力欧元区经济增长。
 
陆婷还表示,此外,与亚洲尤其是中国更加紧密的经贸合作,也将为欧元区经济的企稳复苏增添动力。在反全球化的逆风下,中国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积极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的行动,显示出乐于拥抱双向贸易和投资的开放态度。欧元区可借此机会,通过加强与中国市场对接和产业合作,迸发新的经济活力。
 
同时,欧元区成员国还可以通过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机遇,助推欧元区摆脱经济困境。
 
欧盟货币政策料将延续 再宽松刺激作用或较小
 
新的领导层是否会改变此前欧洲的经济主张,尤其是欧洲的货币政策。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无论是整体的新欧盟领导层还是单独的新欧洲央行行长,市场上的经济学家对于欧央行货币政策的预期将保持一致。由于欧元区经济增速缓慢,通胀也略显不够,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欧央行料将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有分析人士亦称,市场上确实会有很多担心,因为德拉吉任欧央行行长的时间较长,在他的任期内整个环境和政策是比较稳定的,且他个人本身非常受到业界和市场尊重,所以考虑到现在急速变化的市场,投资者还没有想好未来新行长上台后会对欧元和投资者信心产生何种影响,新领导层为稳定市场,大概率也将“萧规曹随”,延续德拉吉时期的欧洲经济政策。
 
但领导层“换血”和延续宽松政策并不能让欧洲高枕无忧。陆婷表示,在经历过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两次洗礼之后,欧央行手中可用来提振经济、应对危机的工具已然不多了。过去四年时间里,欧央行投入高达2.6万亿欧元实施资产购买计划以及长期保持的零利率政策,均未能显著提升欧元区的通胀水平,使其达到2%的目标。这表明欧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在持续了那么长时间之后,对欧元区实体经济的影响已如强弩之末,效果十分有限。
 
然而,此次欧元区经济动能再度减弱之际,欧央行选择的刺激措施仍旧是开启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这从侧面反映出欧央行操作工具匮乏的窘境,也让人们对欧央行通过货币政策提高经济增速的能力产生怀疑:欧元区经济若陷入衰退,恐难以在短期内靠刺激措施走出泥潭。
 
链接:欧洲央行表示 央行政策依据的是经济数据 而非市场预期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维勒鲁瓦德加洛16日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75周年纪念会上发表上述表示,各国央行不只应该独立于政治压力,也应该不受金融市场对通胀看法等短期压力的影响。
 
环球外汇网报道,他称,如果有必要的话,欧洲央行将在未来会议上采取行动,依据的是经济数据,而不是市场预期。
 
与此同时,债券收益率最近因为经济数据疲软而下跌,使得央行承受着推出大规模新货币刺激措施的压力,以支撑通胀预期不至于崩跌。
 
“我们考虑市场指标,但我们绝不能依靠市场,这包括不能过于专门依赖基于市场指标的通胀预期,”维勒鲁瓦在法国央行一会议上说。
 
“我们依赖的是数据,我说的这点尤其针对欧洲央行:在我们即将召开的管委会会议上,我们将评估实际的经济数据,并在必要时采取相应行动,”维勒鲁瓦说。
 
一项衡量金融市场对欧元区长期通胀预期的重要指标近来最低降至1.1%。
 
虽然该指标随后回升至1.3%,但这不仅远低于欧洲央行接近2%的通胀目标,而且还低于欧洲央行在2015年启动购债计划时的水准。
 
维勒鲁瓦称,他不得不强调央行保持独立性的重要性,这让他感到遗憾。央行的独立性是现代货币政策的基础,但在美国越来越遭到总统特朗普的攻击,在欧元区也愈发受到意大利政界人士的打击。

(责任编辑: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