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全面二孩三周年


发布时间:2018-12-29 15:28:04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2015年10月,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2016年1月1日起实施全面二孩政策。2019年,全面二孩政策将满三周年。三年间,中国的人口增长速度远低于此前预期,很多省份甚至出现二孩负增长,不少省份即使公开奖励生二孩,但中国的年轻人却普遍“不买账”。

2015年10月,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2016年1月1日起实施全面二孩政策。2019年,全面二孩政策将满三周年。三年间,中国的人口增长速度远低于此前预期,很多省份甚至出现二孩负增长,不少省份即使公开奖励生二孩,但中国的年轻人却普遍“不买账”。

 

 

近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项报告研究了从1950年到2017年各个国家的人口趋势。当一个国家的生育率低于2.1,这个国家的人口最终将会收缩。2.1是替代生育率,意思是指每位育龄女性生育2.1个孩子无需移民就能维持人口稳定。中国人口从1950年的5亿增长到了2017年14亿,但2017年的生育率只有1.5,低于替代率。

 


∧中国政府自2015年提出、2016年1月1日实施 “全面二孩”政策

 

面对国家持续走低的生育率,中国政府自2015年提出、2016年1月1日实施 “全面二孩”政策,代替实行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除了国家层面,中国各省份也相应中央号召,为发展“人口红利”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一孩、二孩的生育新福利。

 

低于预期的二孩出生率

 

近期,中国国家统计局开展人口变动调查。根据此次的变动调查情况,例行1‰抽样调查,涉及到全年和各省份一孩、二孩的数据。此次调查要拿出中国以及中国各省市自治区2018年的出生率以及一孩、二孩数据,为人口变动走势提供数据支撑,也为2020年的人口普查做准备。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安排,不少省市进行了上半年全面二孩生育政策的调查,从各地公布的数据看,一孩、二孩生育情况均不是很理想。以四川统计局公布的报告为例,从四川被调查的23家医院、助产机构接生孩子总数上看,2018年上半年共接生27721人,比2017年上半年减少1747人。从调查的42个村(居)委会登记的出生孩子总数上看,2018年上半年共出生846人,比2017年上半年减少152人。两者都呈现下降趋势。

 

从登记接生孩子胎次的16家医院来看,2017年上半年分别接生一胎、二胎、三胎及以上12143人、7807人、337人,2018年上半年分别为11401人、7756人、356人,可见一孩、二孩出生数量都在下降。

 

另有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生育率最高的地区为山东,生育数量最高的地区也为山东,但是今年上半年,山东的生育率出现了下降。以烟台为例,当地卫计委数字显示,烟台2018年上半年出生26902人,同比下降16%左右。山东潍坊、淄博等地也传来了出生人数明显下降的消息。总的来看,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的主力军团山东省,2018年普遍下跌17~23%左右。

 

同时,湖北、天津、江苏、贵州等地也传来了上半年出生人口数量下降的消息。比如,在贵州的2018年度上半年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工作形势分析会上,提出上半年贵州省出生人口同比稳中有降。天津今年1至4月建册孕妇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17%。

 

对此,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表示:“前几年估算有9000万对夫妇可以生二孩,但最终实际生了二孩的也就一两千万人,这部分人的生育意愿在2016、2017年逐步释放。尽管还有一部分人没有生,但是当前生育成本比较大,也导致不少人在犹豫。”

 

根据2010年中国普查数字推算,到2018年,中国育龄妇女人数约为3.46亿人,比上一年减少约700万人。上述普查数字也显示,2018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20-29岁)比上年减少420万人左右。而此前民政部公布的数字显示,2017年中国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63.1 万对,比上年下降7.0%。

 

其他省份亦不容乐观:中国三大老龄化省份,江苏、辽宁、四川中生育形势最严峻的是江苏,江苏在2017年只出生了86万人,人口出生率远低于日本,今年上半年江苏共出生38.3万人,折算一下,同比降幅是11%,引起社会巨大的关注。上述情况也被贵州、天津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所证实。

 

2018年上半年多地出生人口同比下降,与之前不少认为2018年出生人口会创新高的预测矛盾,原因何在?西部某省统计局人口处一位负责人表示,现在适合生育二孩的妇女年龄都很大,加上育龄妇女减少,都导致整体今年一孩、二孩生育数下降。

 

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量和人口出生率双双下降。国家统计局2018年1月18日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共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同时老龄化程度继续加大,60岁以上及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重都有明显上升。

 

养不起不敢生的年轻人

 

据《维度》最新调查显示,超两成的人群认为,即使全面放开生育,再生育孩子的欲望也小多了,其中有17.55%的人群表态坚决不生二胎。数据显示,在是否打算生二胎的问题上,有41.06%的人群表示已生二胎或正在准备要二胎,而17.55%的人群则坚决表态不生二胎,另外还有8.99%的人群甚至表示一胎都不想要。从年龄特征来看,明显呈现出年纪越小越不想生二胎的趋势,在95后中,有38.64%的人群明确表示“一胎都不想要”,这也表明,日后中国的婴儿出生率可能会继续走低。

 

阻挡大家不生二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指出,当前生育率下降最核心的有三个因素,一个是生活成本快速上升,特别是房价高;二是年轻人受教育水平提高,这会推迟生育,降低生育率;三是城镇化水平提高,也改变了人们的生育意愿。

 

究竟有多少钱,才会生二胎?有调查显示,25.11%的人群表示,在生二胎之前要先备足10万元至30万元,而表示至少需备50万元乃至500万元以上的人群占比达到25.68%;对于家庭到手月收入已达到3万元以上的人群而言,有12.5%认为备足500万元以上才够生养二胎。

 

若是从年龄上来看,越是年轻的人群,认为要为生二胎需要准备的钱越多,超过两成的95后认为需要准备50万元至100万元。此前,有媒体曾计算过在一线城市养一个小孩到3岁的总成本,显示如果想要达到富养型,需要246.4万元,即便是中等型也需要92.5万元。而在本次调查中,更多夫妻表示,早已做好将其中一人收入全部供给育儿的准备。

 

西南财经大学人口所所长杨成钢指出,年轻人上大学的比例越来越高,这会推迟结婚年龄,初次生育年龄也会延后,而且年轻人普遍生育意愿不高。“现在养孩子成本太高,很多女性生育的机会成本太大,因为生育后可能会影响工作。有的人生育后请一个保姆的钱,甚至要超出自己的工资,这使得很多人不敢生。”杨成钢说。

 

大量研究发现,自教育改革以来,女性的受教育水平迅速提高,中国城市劳动力市场上性别教育差异在2001年时已经消失;且至2005年,女性在大学入学率上超越了男性,开始呈现优势。教育增加了女性参与劳动的概率,也使得女性相较从前更容易进入高社会经济地位的职业,从而获得高薪,改变之前“养儿育女”成为家庭主妇的形象。

 

另有有数据显示,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结婚率也不容乐观。2018年8月初,民政部发布《2017年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对过去一年全国的结婚数据进行了统计。2017年中国内地居民的结婚人数和结婚率延续了过去几年的下降趋势——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为1063.1万对,比上年下降 7.0%,其中结婚率为 7.7‰,比上年降低0.6个千分点。

 

民政部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的结婚人数301.7万对,同比下降5.7%,经济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较低。如果与5年前同期结婚人数的高位428.2万对相比,2018年一季度已经下降了29.54%。

 

此外,多年以来,城镇化率和大学毛入学率都在持续上升,很多年轻学生从农村进入城市,逐步改变多子多福的思维,形成了城市少生优生的观念。今年,已经是是国家出台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三年,二孩效应减缓还跟房价不断高涨的问题息息相关。

 

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

 

生不生小孩、生不生二孩,这似乎已经不只是家事。今年3月13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显示,五年前成立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拟将不再保留,而是新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而根据今年9月公布的“三定”方案,国家卫健委有21个内设机构,无一被冠以“计划生育”的名称。

 

∧生不生小孩、生不生二孩,这似乎已经不只是家事

 

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公布后,引起关注的是,37年来,国务院组成部门中第一次拿掉计划生育这个名词。外界预期,去掉“计划生育”意味着自主生育时代即将来临。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则表示,“计划生育”本身是一个中性词,既包括限制性的计划生育,也就是生育控制,也包括鼓励性的计划生育,也就是鼓励生育。

 

今年8月,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称:低出生率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开始不断显现。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仅靠家庭自觉,还应该制定更为完整的体制机制。说白了,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生育孩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意义。不想生育只是很多人面对巨大现实压力而被动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中国依靠庞大的人口红利实现了大发展,而面对低生育率,政府应该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国家来说,人口结构是评估经济发展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例如有些理论指出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的原因之一正是建国初期大量出生的人口在改革开放时期成为劳动人口,带来了“人口红利”,使得国家得以积累经济财富。而如今随着生育率的下降,曾经的青壮年逐步变成大量的高龄人口,同时又没有对应数量的青壮年来补充,整个人口趋向老龄化。随之带来的医疗和养老的花费成为国家财政的巨大开支。

 

综上所述,正是因为个人生育行为受到多种因素影响,人口结构又对国家经济发展密不可分,干预人民的生育行为便成为常见的政府政策调控的目标。在中国新生儿出生率持续下降的同时,中国还面临着一个巨大难题:人口老龄化。有观点认为,中国政府全面开放二胎,亦是在减轻人口老龄化对这个人口大国的冲击。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人口的老龄化程度正在加速加深。2017年,中国人口中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60周岁以上人口和65周岁以上人口都比上年增加了0.6个百分点。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持续降低,2017年年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为9019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9%。2016年,全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0747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5.6%。

 

∧中国政府全面开放二胎,亦是在减轻人口老龄化对这个人口大国的冲击

 

出生人口快速下降,可能导致未来老龄化明显加速,这使得相关政策研究显得非常迫切。湖北人口学会副秘书长石智雷指出,因为生育人口在下降,导致未来老龄化程度会快速提升。“由于老年人寿命在延长,生育人口减少使得年轻人比重下降,未来几年老龄化加剧的趋势还会维持。”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在2021-2030年增长速度将明显加快,到2030年占比将达到25%左右。0-14岁少儿人口占比下降,到2030年降至17%左右。但从2018年上半年来看,不少地方的生育人口数量下降明显,到2030年时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或将超过目前规划预定的25%速度。

 

二孩生育环境不容乐观

 

今年7月,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此外,为鼓励生育二孩,新疆石河子市今年6月升级了原来的鼓励生育二孩的政策。新政策包括:生育津贴(即产假工资)计发基数为职工所在用人单位上年度职工月平均缴费工资;怀孕7个月以上,如工作许可,经本人申请,单位批准,可请产前假两个半月;女职工生育后,若有困难且工作许可,由本人提出申请,经单位批准,可请哺乳假,请3个月、6个月哺乳假的工资,均按本人基本工资加职务岗位津贴、省直补贴的80%发,不影响晋级、调整工资并计算工龄等。

 

此外,石河子市人民政府此前出台的《八师石河子市促进人口发展鼓励群众按政策生育暂行办法》,为生二孩的家庭提供了一大波免费及补助的“福利”。与石河子市类似,自2017年以来,天津市,湖北省宜昌市、仙桃市等地相继出台了鼓励生二孩的福利政策。

 

针对中国各地先后出台的鼓励生育的政策,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为保证鼓励生育政策的落地,有些省份都表示要在鼓励生育上制定政策,这无可厚非;但更应该注意的是,要把政策落到实处,而不是画饼充饥。要让适育夫妇切实感受到政策福利,提高生育意愿。

 

事实上,虽然中国在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都出台了多种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因为一些政策还没完全落实和部分企业的阴奉阳违,整个社会的二孩生育环境不容乐观,尤其是对于某些行业的职场女性,生二孩之前要排队、要经过考核,甚至为生二孩有丢饭碗的风险。

据《检察日报》10月24日报道,为破解女教师扎堆生育的困局,某地一家大型集团公司创办的幼儿园出台“排队怀孕”制度,对申请生育二胎的女教师进行综合考评打分,并根据得分高低排队,确定怀孕顺序,违反规定者按自动辞职处理。一名女教师“插队”怀孕,被单位以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劳动合同。虽然该教师后提起维权诉讼,要求单位支付两倍工资差额并进行赔偿,最终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发生在潘女士身上的类似事件,这几年来其实一直屡见不鲜。早在2016年4月,河南郑州一高中就下发过关于严格要求女老师“排队怀孕”的通知。有老师表示,如果违反规定,有可能会被调到小卖部去工作。更荒诞的是,针对这则规定,该县教体局信访办还义正辞严地回复称:“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是让你去生二胎的!”

 

∧各种变相“结扎”对职场女性的迫害,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

 

2016年5月,《南方都市报》就报道过一来自东莞横沥医院的护士的投诉,称“医院以科室为单位,要求女护士排队生二胎,如果发现插队提前怀孕的话,下月起要扣发一半的奖金,每个科室都有一个具体的先后顺序的怀孕时间表,感觉是被安排”。

 

2016年8月,《京华时报》和《北京日报》报道北京通州妇幼保健院出台的类似规定:想要怀孕生子的医生护士必须先提交申请,通过申请后限期3个月内怀上,限期外怀孕将被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这些新闻事件都发生在中国政府提出全面实施二孩生育政策的2016年1月1日之后。某些单位针对女性劳工赤裸裸的性别歧视规定,引起了政府的重视。中国人社部还专门在2016年11月印发了《关于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岗位条件设置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设置指向性或与岗位无关的歧视性条件。

 

然而,这个问题毕竟不是几份文件就能解决的。今年1月15日,长春一女士面试前填表格发现表格上有一处声明:“本人承诺自入职之日起一年内不会出现怀孕待生产状态,否则本人愿意因违背承诺而自动离职,不向集团提出任何诉求。”9月16日,扬州的王女士怀上二胎后被公司调岗去看厕所,并以安全为由禁止她进入厂房和办公楼,想通过这种方式逼迫她自愿辞职。

 

这些单位不近人情的程度可见一斑:学校说学校不是让你生孩子的地方,医院也说医院不是让你生孩子的地方,公司也说公司不是让你生孩子的地方。这种变相“结扎”对职场女性的迫害,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这样的环境下让女人怎么生二孩?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朝野”,二孩政策和相应鼓励生育政策的实施是否行之有效,育龄妇女和这个国家的生育率最有发言权,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