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世界各国养老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8-12-29 15:13:51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当今世界,“银发”浪潮波涛汹涌。据世界银行统计,2050年全世界老龄人口将翻三倍,达到21亿。如何解决养老带来的社会压力,是各个国家在未来30年中要解决的问题。

当今世界,“银发”浪潮波涛汹涌。据世界银行统计,2050年全世界老龄人口将翻三倍,达到21亿。如何解决养老带来的社会压力,是各个国家在未来30年中要解决的问题。


 

在人口老龄化日渐严峻的今天,如何做到让老年人老有所依、安度晚年,是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难题。下面我们盘点各国新出现的养老模式,看看他们是如何创造性的解决养老问题。

 

养老院空余房间租给年轻人 

 

近日,荷兰一家叫Humanitas home(马尼塔斯之家)的养老院,为孤独的老人们想出了一个特别的办法:把院里空闲的房间租给当地大学生,且完全免费!现实情况是,近年来荷兰房价不停上涨,大学生们承担的住房租金越来越贵,每个大学生平均每月要承担的租金超过400美元,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结合这种情况,这家养老院决定把多余的房间,租给当地大学生,并且完全免费!而大学生们所要付出代价就是,花一定时间陪伴养老院里的老人。每个月,免费居住的大学生至少要花30个小时陪伴这里的老人们。其实30个小时真的不多,也就相当于每天花一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学生们可以带老人们出去散步、教他们用电脑、一起看电视,让他们用罐装颜料在纸板上喷涂,认识什么是涂鸦艺术……

 

只需要付出一点点耐心和一点点时间,就像对待自己的爷爷奶奶那样。这些大学生们可以带带老人们一起赶个时髦,给他们讲个笑话,分享好听的音乐,或者听他们发发牢骚,也可以让他们讲讲自己过去的故事。其实老人要的并不多,他们真正需要的,是陪伴和倾听。

 

一个叫帕特里克(Patrick)的27岁学生,和89岁的老人哈瑞(Harry)现在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帕特里克感慨道:“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打算看能不能帮点什么忙,但后来相处下来,我发现这种情感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厚。”

 

年轻人入住养老院,为老人的日常生活带去了乐趣。他们青春、富有活力,一个笑容,一句话,就可以轻松驱赶老人的孤独和压抑。随着年轻人的入住,老人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而年轻人通过和老人的相处,获得了生活经验和智慧,明白了生命的可贵。

 

养老院与幼儿园一起开

 

美国西雅图的一个机构,将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了一起,两者碰撞出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养老院加幼儿园,组成了“代际学习中心”。顾名思义,就是跨代交流学习的中心。中心每个星期向孩子们开放五天。孩子们可以选择全日制、半日制或者每周两至三天。

 

孩子们走进养老院后,给老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活泼的小天使,为他们枯燥、孤独的晚年生活带去了新的乐趣。孩子们在“代际学习中心”里,会跟老人们一起吃饭,玩闹,还会一起做活动,比如:唱歌、跳舞、画画、做饭、做游戏……

 

老爷爷老奶奶将无私的爱,全都倾注到了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身上。他们组成了一个快乐的大家庭,“合理搭配”后的结果,就是其乐融融,看着他们一起玩耍的画面,心里暖暖的……
 

一年多后,很多孩子的父母发现,自己的小孩跟老人相处后,收获实在太大了!这种模式让孩子们学会了,许多在普通幼儿园里,无法学到的东西。

 

美国媒体报道称“代际学习中心”一方面让老人重新发现并肯定了自我价值,他们在跟孩子接触中也获得了更多乐趣和欢笑;另一方面,孩童比之前更能接受残障老人了,更清楚地懂得人的衰老过程,从老人那里收获了无条件付出的爱,还意识到“大人有时也是需要帮助的”。
 

老人和孩子虽然相差几十岁,却是最亲近的朋友。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在这里却是最亲密的家人。在这里,世界仿佛回到了最纯真,最美好的样子。孩子们每天放学回家的时候,老人们就像送别自己的孙子孙女似的,眼里满是慈爱,挥着手,依依不舍地告别。

 

∧老人和孩子虽然相差几十岁,却是最亲近的朋友

 

教育专家说:“老人拥有丰富的生活智慧和经验,如果不能好好地加以利用,将是社会的一大损失。而把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一起,是一个让老人再次融入社会的伟大案例。”
 

《美国医学会杂志》曾刊登一篇文章,研究者为了观察孤独症对60岁以上老人的影响,对4.5万人先后进行了长达10年的研究。结果显示,孤独的老人在完成日常活动(如穿衣服和洗澡)、上肢活动、走路、爬梯子时存在困难,患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抑郁症的几率高,死亡率也更高。孤独症还会影响人的免疫系统。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戴维斯分校以及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孤独症会导致白细胞等单核细胞出现异常,使人体抵制外界感染的能力下降。美国芝加哥大学心理学教授约翰•卡西波建议,孤独老人要多和朋友以及孩子相处,积极参加家庭聚会,摆脱恶性循环。
 

而将养老院和幼儿园开在一起的模式,治愈了老人的孤独感。这种模式越来越受欢迎,目前全美已有大约500个这种养老院+幼儿园联办的“代际学习中心”。
 

 “同居”式养老
 

在老龄化程度很高的德国,老人十分追捧一种新的养老模式——“搭伴养老”。
 

目前德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德国总人口的23%。虽然德国的养老体制良好,德国人60岁后就可以进疗养院养老,根本不会拖累儿女,但很多老人都十分厌倦疗养院里的单调生活,于是,便有一些老人因志趣相投而自愿组合在一起,过起了“同居”的老年生活。
 

虽然老人们生活在“同一间屋子里”,但平时他们各做各的饭,只有每周周末在公共厨房聚一次餐,有集体活动时则共同参与,要么到附近城市旅游,要么到剧院听戏。如果平日里有谁生了病,同居好友们也会主动承担照顾他(她)或帮助购物等。一起“同居”的老人,很多之前就认识,彼此性格也很合得来,他们会一起制定一份“同居”规则,拟定各自的义务,如打扫卫生、收拾房间等。
 

在德国,除了老人与老人之间“同居”外,一些心态年轻的老人还喜欢与年轻人一起“同居”。德国的出租屋很稀缺,房租也贵得吓人,青年人普遍遭遇“找房难”。于是,一些老人甘愿把自己的房子低价或免费提供给年轻人和他一起住,但前提是年轻人必须承担部分照顾老人的义务,比如,陪老人聊一会儿天、打扫花园、外出采购,等等。现在,德国一些城市的民政局和大学服务中心,经常会介绍大学生和孤寡老人家“同居”,大学生也很乐于接受这种“新型同居”的形式。

 

如今,“让我们同居吧”已经成了德国老人最热衷的行为。老人之间或老人与年轻人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即使老人身体出现状况也能及时被发现并得到救护。所以这里老人的平均寿命变得越来越长,德国已成为目前欧洲最“老”的国家,大概与此很有关系。

 

社区养老

 

社区养老是目前英国大多数老人选择的养老方式,这体现出英国人“在家养老”或是尽可能地“如同在家养老”的理念。按照英国有关社区照顾的法令,几乎所有的社区都配备相关的辅助设施、提供面向老年人的服务和帮扶政策。在伦敦布兰特区,在社区网站上可以查阅到各种养老需求所对应的服务。例如,对于老年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社区提供了4处专门的’“咖啡馆”,既能够让这些患者相互交流、尽可能地融入社会以减缓病情的发展,也能够为其家人和看护者提供一个交流照顾经验的平台,甚至是一个释放情绪的出口。同时,有需要的人们也可以在这里得到专业的建议和信息。



∧老人可根据自身需求和自理能力,选择老年人活动中心、日托所、护理机构等
 

如今,英国社区养老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体系,与建设养老院、将老人集中起来看护相比,“去机构化”的社区养老可以更好地调动民间资源,展现养老服务的灵活性,也能够让老人最大程度地融入家庭和社区,尽可能让老人能够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安度晚年。社区服务部门受政府监督,机构的资质、服务的水平以及从业人员的资格等都定期受到核查。老人可根据自身需求和自理能力,选择老年人活动中心、日托所、护理机构等,服务内容涵盖照顾生活起居、陪同购物就医、心理支持等方面。

 

另一方面,随着养老市场多样化发展,英国也出现了诸如“退休社区”“退休村”的商业化老年公寓。这些“退休社区”与普通社区基本无异,老人以购买或租赁社区房屋的形式在这里居住,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对房间进行装修和装饰,还可带来自己的宠物,随时邀请亲朋好友来做客。社区内餐厅、酒吧、图书馆、健身房、商店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同时,社区有面向老人的日常和医疗服务,也会组织各种适合老人的活动,老人可按需购买这些服务。不过,这种“退休社区”价格不菲,例如使用一套租赁式的房屋除了要先缴纳25万英镑外,每年还要缴纳租金、服务费等各项费用。

 

随着英国老龄人口的不断增长,社区养老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包括资金和从业人员不足、对护理要求日渐严苛等。英国行将“脱欧”,而英国的养老服务体系中,来自欧盟国家的护理人员不在少数,一旦“脱欧”后的政策对这些人群不那么“友好”,英国的社区养老事业恐怕将面临更大的人力缺口。

 

多代社区养老

 

在澳大利亚,朋友间常谈论的养老方式,是大家购买同一栋公寓楼,或共建一个小的社区,然后根据需要分担护理服务费用。这种对有机社会关系的渴求,催生了相应的老年护理模式,多代社区即是其中一种。

 

在多代社区里,除了保证适当的医疗护理服务,还需要开辟专门的活动空间,更关键的是建立可持续的社会生活,尤其是和老年群体以外的社会联系。据澳大利亚第三老年事务公司经理碧娜•布朗介绍,新南威尔士州有一个自筹资金建设的多代社区,把亲密的朋友和邻居聚在一起。

 

一般来说,澳大利亚的成年子女很少跟父母住在一起。然而,随着“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情况正在慢慢发生变化。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有研究表明,大约1/5的澳大利亚人生活在一个多代家庭中,这个数字还在上升。当然,和成年子女同住并不是增加老年人精神生活丰富性的唯一方式。澳大利亚的一些老年人选择与非家庭成员的年轻人同住的方式,比如,老年人为同住的年轻人提供住宿或租金方面支持,年轻人则以每个月拿出30个小时与老人交流作为回报,等等。

 

许多建筑开发商已经开始推广销售专门为多代人一起生活而设计的住房,同时根据老年人社交需求设计社区配套设施。比如,便于老人就近使用的咖啡馆、理发店、便利店或健康中心等生活设施,这些也是满足老人社交需求的重要选项。

 

澳大利亚老年护理市场还在探索一些智能化的服务和技术手段,来增强老年人和外界的互动。墨尔本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探索利用虚拟现实技术,鼓励老年人通过数字化的虚拟形象与他人交流,丰富社交生活。

 

尽管澳大利亚政府支付了约3/4的老年护理资金,但基本不直接提供服务,因此服务的质量、公平和可及性,对养老服务至关重要。为了确保不同背景的老年人都能得到高质量和适宜的老年护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去年底出台了《老年护理多样性框架》,以应对来自不同文化和语言背景的社区以及偏远地区老年人面临的特殊障碍和挑战,并制订了专门的行动计划。



∧在中国随着人口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怎样使老人安度晚年颐养天年,已成为老龄化社会需要破解的一大难题
 

当前,联邦政府根据个体的经济状况和支付能力设置了4种不同层级的家庭护理套餐,供全国老年人申请。2018年,联邦政府提出4年内增加1.4万个家庭护理场所和6000个高级家庭护理套餐。不过,据当地媒体报道,仍然有将近10万人在排队等待家庭护理套餐。

 

在中国随着人口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怎样使老人安度晚年颐养天年,已成为老龄化社会需要破解的一大难题。对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以上国外的新型养老方式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责任编辑:Mark)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