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51job

这个贫困县为面子工程把自己害惨:6棵银杏花285万


发布时间:2018-10-12 13:24:33    来源于:星岛环球网

摘要:汝城县地处湖南与广东、江西三省交界处,隐匿在山岭陡峻、烟雾缭绕的群山中。“图腾石、银杏古树、煤油灯、黄泥巴水……”。湖南省委巡视组的一则报告,戳破了这个小县城的“阔面子”。

这个贫困县为面子工程把自己害惨:6棵银杏花285万

汝城县地处湖南与广东、江西三省交界处,隐匿在山岭陡峻、烟雾缭绕的群山中。

 

“图腾石、银杏古树、煤油灯、黄泥巴水……”。湖南省委巡视组的一则报告,戳破了这个小县城的“阔面子”。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8月5日的报道,湖南省汝城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大规模举债修建大批“形象工程”,花4800万元修广场,6株银杏树就花了285万元,8根图腾石柱花了120万元。

 

与之相对的,则是对民生的罔顾。该县自来水管网年久失修,居民爆管停水、喝“黄泥巴水”是常态;该县卢阳镇还有两个村没有通电,25户67人仅靠山泉水发电和点煤油灯照明。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汝城县以土地开发为中心的发展模式,且“寅吃卯粮”,透支了土地市场,使得政府债务急剧恶化。

 

大建

 

汝城县所处的罗霄山片区,是全国11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长期以来,汝城县以农业为主,工业产业基础薄弱。

 

2012年3月,国家级贫困县调整名单出炉,汝城县被列为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

 

在扶贫力度空前的当下,“国贫县”这顶帽子含金量极大。它不仅意味着可以享受中央及地方各级财政拨付的扶贫补助资金,还可以享受很多的政策倾斜。

 

汝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郭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几年,中央及地方各级财政拨付给汝城县的扶贫补助资金,每年都在20亿元左右。2013—2015年,该县上级补助收入分别为13.6亿、18.29亿、20.52亿,占该县综合财力比重分别为53.26%、55.55%和57.1%。2017年,汝城县上级补助收入为18.87亿元,占该县当年财力的60%,而其地方财政收入仅为4.07亿元,不及上级补助的四分之一。

 

巨额的补助资金,让当地的可用财力颇为厚实。与此同时,GDP仍是上级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重要指标,而搞基础设施建设,成为汝城县实现GDP增长最速效的手段,于是很多重磅基建项目在这个贫困县遍地开花。

 

2008年,汝城县启动行政中心南移建设工程。与此同时,汝城县新城建设也拉开帷幕。

 

根据汝城县《2009-2030年城市总体规划》,该县新城定位于新行政中心,规划行政办公用地44.7公顷。随着新城的开发建设,相应的行政办公、住宅、交通、广场等配套设施工程尽皆上马。

 

2009年,建筑面积21280平方米、总投资5000万的汝城县“四大家”机关办公楼及附属设施开工建设;2010年,占地11.5万平方米、总投资近5000万的爱莲广场开工建设;同年10月,位于爱莲广场旁的汝城法院新审判大楼开工,占地面积13341.11平方米,总投资3500万元。

 

2012年,汝城启动三栋综合办公楼建设,其中1号综合办公大楼项目占地25亩,建筑形态以莲花为造型,共27层,总投资约8000万元,后因“政策原因”未能建成;2号大楼规划总用地25亩,共22层,总投资约7200万元;3号大楼规划用地面积25亩,共27层,总投资约9500万元。

 

作为新城配套的汝城大道、神农路及环城西路等工程也陆续开工建设。

 

2014年至2017年,汝城县将全县的发展重点聚焦于“全域旅游开发”,提出打造 “一环一心五水十园”,构建“会呼吸的城市”,并在全县范围内遍地开花建旅游景点,试图给每个乡镇都确定一项旅游特色。

 

总投资50多亿元的理学古镇、总投资30亿元的汝城特色小镇、总投资15亿元的热水国际温泉度假中心等一大批旅游产业项目,短期内扎堆开建。

 

据湖南省委第四巡视组的通报,2008年以来,汝城县修建广场公园11个,市政道路项目26个,违规修建办公楼10栋,“几乎一半的钱都用在大搞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

 

负债

 

“以前汝城搞建设,别的县都开现场会来学。”郭昕回忆,前几年,汝城的基建是被上级作为典型推介的。

 

这在一则报道中得到印证。据当地媒体报道,2009年4月,时任郴州市委书记戴道晋带队视察了汝城的新行政中心、爱莲广场等项目建设时,说“小县也可以大作为,穷县也可以快发展”。

 

“我们的规划有些超前,政绩观有偏差,但城市面貌越落后,越没有人投资。”郭昕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汝城重大基建项目都经过上级审批,主要以融资代建的模式建设,“没有动用一分钱的扶贫资金”。

 

融资代建,指的是政府缺少启动或者建设资金时,由施工单位或者社会资本金提供支持,政府在规定的时间归还本金和利息。融资模式一般为项目公司直投、银行贷款和融资公司融资。汝城多采用后两种模式,“这导致了我们县负债的增加。”郭昕说。

 

据汝城县财政局反馈的数据,目前汝城债务总额约为95亿。据此测算,汝城债务总额为汝城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2.9倍、地方财政收入的23倍,负债率为151%,综合债务率为336%,债务率高居湖南各县之首。

 

根据《湖南省政府性债务管理实施细则》相关规定,湖南将综合债务率作为政府性债务的预警指标,对综合债务率超出150%的地区,给予红色警告。2018年1月29日,湖南省政府认定汝城县的政府债务余额为77.18亿元,并将汝城县政府性债务风险预警为红色警告地区,进行重点监控。

 

2018年,汝城县政府需还本付息2.4975亿元,这给该县财政收支平衡带来很大的压力。

 

基建投资的居高不下,使得汝城县经济性项目投入不足,工业增长乏力,民生投资亦长期不足。

 

据相关数据显示,汝城县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从2007年的15.7亿增长到了2017年的91.64亿,年均增长19.3%。近5年来,汝城的基建投资占固投的比重,一直维持在35.7%至54%的高位。

 

与此相对的是,民生投资严重不足。2016年,汝城民生投资为6.1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量的7.5%。同年,郴州市和湖南省民生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8.2%和9.7%。

 

到了2017年,汝城的民生投资大幅降至2.6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不足2.8%。而同年基建投资占固投的比重,则由前一年的35.7%升至50.3%。

 

自2014年以后,汝城债务率急剧增长, 2015-2017年综合债务率分别为274%、285.74%、336%。

 

卖地

 

从公共收入的来源来看,汝城县政府非税收收入,主要来自土地出让收入。这些负债资金,主要依靠汝城县成立的各种融资平台通过抵押土地筹集。

 

为了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力争3年内债务风险降到橙色预警一下,汝城县停建了项目20个、暂缓建设项目9个、调减投资规模项目48个,撤销项目2个,压减投资金额共21.15亿元。

 

汝城县财政局副局长何动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汝城县制定了一个5年计划,希望在5年内将隐形债务化解50%,债务率降至150%以内。

 

为此,汝城县将连续5年,每年出让价值4.5亿元的土地,其中70%用于填补债务;利用土地增减挂钩,用3年时间,每年将2000亩地推向市场,总计产生3亿-4亿元总收入,其中2亿用于还债;盘活国有资产资源,每年2个亿,累计5年,共10个亿;拆借资金收回,清收不良贷款,利用政策节支和财政结余,总共每年可获得1.7个亿用于还债。

 

由于工业用地的出让价格远低于商住用地的出让价格,商住用地是当地土地出让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国信房地产信息网的数据,在2012年至2018年,汝城县共成交79宗商住用地。其中,汝城县政府在2013-2014年出让了72.9万平方米土地,占7年出让总面积的56.5%,土地出让收入占7年出让总收入的65.7%。这两年间的土地出让收入占汝城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了46.4%和53.5%,低价均价都超过了每平方米1100元。

 

此后,汝城的土地出让价量齐跌,每年的土地成交量只有2013-2014年间的30%左右,土地出让价格只有2013-2014年的70%左右。

 

进入2018年,汝城县政府试图大量出让土地,以偿还政府债务。截至2018年10月,汝城县政府共招拍挂22宗土地,成交7宗,其中商住用地6宗,总面积202291平米,出让总价1.3亿元,平均地价仅为650元。

 

而与土地市场密切关联的房地产市场,却出现反常一幕。地价下降,而房价则不断攀升。《中国新闻周刊》走访了解到,当地的房价已经涨至每平方米5000多元,接近于郴州市区的房价。

 

相关数据表明,汝城县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增长强劲,从2007年的0.44亿增长到了2017年的10.53亿,年均增长达37.4%。商品房销售额则从2007年的0.36亿,暴涨到2017年的11.17亿,年均增长41.0%。2013年后,汝城的房价开始暴涨,到2017年,汝城房价涨至4000多元每平方米,是当年商住用地价格的5倍。随着今年房价的继续上涨和商住用地价格的下跌,这一比值将继续扩大。

 

由此导致的后果是,大量的土地掌握在开发商手中,政府对土地的议价能力下降,政府的土地出让收入下降,而居民的购房成本则不断上升。

 

急于在短时间内缓解压力的汝城县,“寅吃卯粮”,进行“大甩卖”式的土地出让,使得当地土地市场进一步崩坏。

 

整改

 

巡视报告经媒体报道后,汝城深陷舆论漩涡。郭昕说,他在此期间的工作量涨了好几倍。

 

这场巡视风暴过后,汝城县委原书记方南玲因涉嫌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并在政治生态、政府债务、脱贫攻坚等问题上负有责任,被免职。汝城县3名党政主要负责人、17名科级干部被查处。

 

原任桂阳县长的黄四平前来“救火”,出任汝城县委书记。上任伊始,黄四平表示对巡视发现的问题“主动认领、照单全收”。

 

汝城官场刮起一场“立行立改”的整改风暴。据汝城县委宣传部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县开展脱贫攻坚专项督查,共查出涉及贫困户收入、住房、基础设施建设、群众满意度等四类问题4091个,清退识别不准对象4553人,新纳入贫困人口667人。 

 

全面清理、节约配置办公用房,调整搬迁单位21个、700余人,清理出为民服务中心2号楼、3号楼建筑面积79449平方米,老城区商业繁华地带办公院落18处、房产27900余平方米。

 

改造部分已建成的广场、游园以及合适的办公院落,对办公用房进行合理利用,用于化解城区“停车难”“出行难”“大班额”。今年全县将新增停车位820个。行政中心前广场、原检察院和原中医院院落改建成停车场,原水利局、进修学校办公楼分别转为思源学校、二完小和特殊教育学校用房。

 

同时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和安全饮水工程,解决17990户56132人安全饮水;实施城乡公交一体化项目,建成城乡公交线路23条,实现城乡公交全覆盖;实施农网改造49个村,涉及农户8052户26650人;实施农村公路项目491个814.476公里;实施危房改造14909户。扩建一水厂、新建二水厂、改造老城区管网、联网新老供水体系,年底将全面完成各项改扩建工程。 

(责任编辑:陈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