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港交所拟年内推人币国债期货 暂无意开启南向债券通


来源于:大公网

摘要:为配合人民币国际化,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现时正与监管机构研究推出人民币国债期货,目标于今年或明年初推出。另外,李小加称,暂时未有计划开启南向债券通,目前正研究内地投资者对境外债券的需求,由于内地债券收益率普遍较海外债券为高,故南向债券通需求有限。

港交所拟年内推人币国债期货 暂无意开启南向债券通

为配合人民币国际化,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现时正与监管机构研究推出人民币国债期货,目标于今年或明年初推出。另外,李小加称,暂时未有计划开启南向债券通,目前正研究内地投资者对境外债券的需求,由于内地债券收益率普遍较海外债券为高,故南向债券通需求有限。

 

债券通开通将近一周年,李小加表示,自债券通开通后,市场参与程度日益增加,今年4至5月债券通每日成交额约30亿元人民币,较今年首季上升约18%。外资持有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在岸债务证券的金额增至1.375万亿元人民币,较债券通刚开启时增加63%。此外,愈来愈多的投资者获批参与债券通,截至5月底,合共315名投资者获准参与计划,较2017年底增加68名。

 

完善人币资产风险对冲

 

对于未来人民币的发展,李小加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共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平日使用作交易;第二阶段则是使用人民币为资产定价;第三阶段则是大型银行,央行以人民币管理其资产负债表,成为储备货币。他指出,过去十多年由于人民币的单边升值,吸引到很多人持有人民币,而随着互联互通的开启,投资者使用人民币配置资产的数目亦上升,推出国债期货正是希望完善第二阶段所需要风险对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意味着人民币正式成为一种国际储备货币,亦代表人民币国际化进入第三阶段的早期。李小加称,期望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看到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二大国际货币。同时,随着内地不断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包括在股票和债券市场融资,和内地债券市场的逐步对外开放,中国债券市场在过去五年,以每年21%的年均增长率发展,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

 

此外,李小加称,要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要三方面的配合,包括用家、产品及流动性,相信有用家就能增加流动性,而流动性高就有更多商家新推出其衍生产品。过去,港交所亦积极部署人民币衍生产品,包括人民币货币期权,为投资者提出人民币汇率风险管理工具。于今年首季,人民币兑美元出现明显的双向波动,季内的波动幅度超过3000点子下,港交所的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合约的平均每日成交合约张数升至5272张,较2017年全年增加78%;未平仓合约增加至29887张,按季上升22%。

 

此外,于今年3月,彭博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由2019年4月起分阶段完成。待完全纳入后,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将包括386隻中国证券,在该指数的53.73万亿美元市值中佔5.49%。此举预计将带动全球配置中国债券以及对债券通的需求。

 

巴曙松:沪深港通助人币开放

 

港交所(00388)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中佔比10.92%,这其中有10个百分点来自贸易计价,有不到一个百分点来自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业产品。他强调,债券是提升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应用的关键,目前中国内地的债券市场正在开放,这可减少美元升值带来的波动影响,同时有助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巴曙松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令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基础发生了改变,需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和稳定性。他声称,若取消金融业的相关限制和投资额度的限定将会使人民币的波动更加灵活,同时也将使人民币更加国际化。他表示,中国将会面对非居民境内发行股票、货币市场工具交易及衍生品业务三个无法做兑换的资本项目,因此中国需要建立以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这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和走出去。

 

巴曙松指出,从2015、2016年开始,中国对海外投资的规模已超过外资在中国内地的投资规模,因此需要更广阔的平台来配置资金。他还称,通过沪港通、深港通可让投资者购买香港交易所的股票,这也是提升人民币在资本市场开放的一个新的突破。

 

债券通或推期货衍生产品

 

随着愈来愈多投资者经债券通买入境内债券,市场对于对冲产品的需求亦不断上升。债券通公司副总经理吴玮表示,关注到市场上对于风险管理的需求,未来或推出如“附买回协议”(Repos)及债券期货的衍生产品,并会就市场了解并总结。另外,法巴大中华区环球市场部主管赖长庚表示,互联互通令更多资金进入中国内地,中国将会建立一个更成熟市场。

 

内地绿色债潜力大

 

债券通推出近一年,对于如何发展下去,标普道琼斯指数董事总经理及全球指数研究和设计亚太区总监陆巧儿表示,现时中国在发展绿色债券迅速,会是一个具有大潜力的市场。另外,她又指出,目前内地的债券评级混乱,大部分的评级都处于“投资级别”,只有极少部分是属于“投机”或是“垃圾”债券,反映债券评级过度“通胀”,因此认为当债券市场开放下,亦有助于内地债券评级与国际接轨。

 

工银国际研究部副主管涂振声指,债券通开通有助投资者丰富其投资组合,而目前投资者主要买入国债以及政策银行发行的债券,反映他们的风险偏好。另外,同场的赖长庚表示,自从2015年汇改后,人民币在岸及离岸市场会愈趋成熟及稳定,加上现时债券通及沪深港通有更多资金进入中国,料能更轻松地应对外汇市场变化。

 

赖长庚表示,内地监管机构亦使用各种方法维持货币稳定。目前,中国外汇储备水平健康,加上互联互通等措施,有助应对及维持外汇市场稳定。此外,内地由过往以监管为基础,到最近一年转向更多以市场为基础,使金融制度与西方市场风格更为一致,有利提升市场效率。

 

中银:人币成储备货币需开放债市

 

中银香港(02388)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表示,在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过程中,债券市场发挥着重要作用。她又称,中国债券市场的改变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密切相关,若人民币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将成为必然。

 

鄂志寰表示,中国拥有大规模的债券市场,排在全球第三,其中有九成集中在银行业,债券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以国债为主,超过总数的一半。然而,中国境外投资者佔比只有2%左右,低于发达经济体,也低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由此来看,中国境外投资者佔比是衡量债券市场开放的重要指标。

 

鄂志寰认为,为进一步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一方面,可推动中国债券的发展达到分散金融风险的目的,以及提升债券市场交易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可增加整个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她称现有300多家投资者通过债券通进入金融市场,其优势在于交易在离岸市场进行、没有投资额度限制,同时可自由选择以在岸人民币(CNY)或离岸人民币(CNH)之间支付对价作为对冲。她强调,在中国债券市场开放的过程中,企业标杆是令其评级下降的原因。国外投资者持有债券的组合国债佔54%,政策性银行债佔40%,只有少比例的企业债和商业债,这表明国外投资者注重中国债券市场的流通性与风险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