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特朗普选择打贸易战意欲何为?


发布时间:2018-05-11 10:38:23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特朗普通过制造危机事件来创造自己对他国“豁免惩罚”的筹码,然后用“豁免”权去跟其他国家来交换,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制造业回归美国。

特朗普通过制造危机事件来创造自己对他国“豁免惩罚”的筹码,然后用“豁免”权去跟其他国家来交换,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制造业回归美国。

 

 

早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期,特朗普就一再宣称要筑起贸易壁垒,实现“公平的贸易”。3月8日,他将这一承诺变成了现实。随着他宣布将向进口的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美国乃至全世界被推向了贸易战的边缘。

 

特朗普挥动“关税”大棒打贸易战

 

3月8日,在头戴安全帽的钢铁厂工人们簇拥下,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声明,正式宣布将于15天后即3月23日起,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但加拿大与墨西哥暂获豁免,条件是两国必须参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其他伙伴国则可通过谈判要求豁免缴税。

 

特朗普在白宫的签字仪式上说:“今天我通过对进口商品课征关税,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强大的钢铁和铝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绝对至关重要。钢铁就是钢铁,你没有钢铁,你的国家就不存在……打造我们的军事装备,就要用我们国产的钢铝。”

 

此次,特朗普下令对他国的钢铁和铝增收关税以后,美国贸易伙伴和盟友的强烈反应。中国商务部表示,美方的措施是以国家安全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必将对正常的国际贸易秩序造成严重冲击,中方坚决反对。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3月11日回应称,中国不希望打贸易战,也不会主动发起贸易战,“但是我们能够应对任何挑战,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

 

所谓贸易战,字典的解释是“一种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冲突,双方各自对来自对方的进口商品施加限制,以打击对方的对外贸易”。过去若干世纪以来,众多国家在众多的商品领域因为贸易保护主义而发生的冲突也都符合这一定义,并不限于美国或者钢铁。

 

美国国会1930年通过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无疑是最为著名的例子之一。这一法案将美国关税平均提升了20个百分点。最初征收关税本是为了保护美国农业部门的利益,但是许多其他行业的游说者成功说服国会,让自己也获得了类似的保护。伴随需求崩溃,各国为了保护自己的黄金储备拼命贬值本国货币,以及设立更多贸易壁垒。全球贸易出现断崖式下滑。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本被树为靶子。里根总统对日本电器和摩托车课以关税,强迫丰田接受汽车和钢铁配额。克林顿1990年代早期又接过了接力棒,威胁要对日本汽车征收重税,要求日本更加全面地开放本国汽车市场。

 

当下的局面之所以让人担心可能会爆发大规模贸易战,而不仅仅是局部冲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总统拿出了国家安全的名目来证明关税的必要性。这无疑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其他国家也完全可能效仿。特朗普还威胁说,如果有任何国家以关税反击,他还将施加进一步的惩罚。

 

特朗普增收关税的政策宣布后,一些国家纷纷寻求豁免美国的钢铝关税。继加拿大和墨西哥后,澳大利亚也获得了钢铝关税的豁免。3月9日特朗普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进行了交谈,会谈内容主要是就一项国家安全协议达成合作,以此交换澳大利亚获得美国关于钢和铝高关税的豁免权。随后,特朗普在推特上说: “我们很快将展开安全协议谈判,所以我们不必对我们的盟友——澳大利亚这个伟大的国家征收钢铁或铝关税!”

 

作为美国的“长期安全伙伴”,韩国和日本以及欧盟也都在积极争取说服特朗普,希望能从这项全球性关税中获得豁免。此外,英国贸易部长利亚姆•福克斯也表示他将飞往华盛顿与美方进行会谈。

 

钢和铝为何成为贸易战导火索?

 

虽然美国是发达国家,但由于环保和成本因素,本国的钢材产量并不足以满足国内消费需求,因而长期依赖国际钢材的进口。近几年其钢材的消费量的三分之一都来自于进口。美国所需要的铝材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则更高,2016和2017年铝的消费量的53%和61%来自于进口。一直以来,特朗普把美国钢铁工厂关闭和大量工人失业归因于外国进口和倾销。

 

美国钢材产地主要集中在东部紧密相连的四个州:印第安纳州贡献了全美27%的粗钢产量,俄亥俄州紧随其后贡献了12%的产量,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则分别产出了6%的粗钢。这四个州的粗钢产量已经超过了全美产量的一半。其中,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这三个传统民主党的票仓在2016年倒戈并为帮助特朗普拿下总统宝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投票给特朗普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能够利用贸易保护措施来保护他们当地的传统产业如钢铁业。特朗普为了连任和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保住共和党在众议院的优势,满足选民需求必然会采取贸易保护措施。

 

美国对进口的钢铁和铝增收关税之所以可能引起广泛的全球贸易战,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美国是世界上钢材进口量最大的国家。据全球钢材贸易监测机构的统计,2016年美国总共进口了约三千万吨钢材,占世界钢材总贸易量的7%,远超排名第二、第三的德国和韩国的进口量。所以虽然美国不是钢材市场上主要生产者,但它在国际钢材市场上却举足轻重。美国增收关税对外国的主要钢铁商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其次,美国从11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口钢材,主要来源地包括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土耳其、日本、台湾、德国和印度,遍及世界各地,涉及面比之前的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板的贸易伙伴要广的多。增收关税所引起的贸易战必然是全球性的。

 

第三,美国商务部此次借“国家安全”之名对钢铝进口采取贸易保护措施,面向所有或主要进口国,不像“反倾销反补贴”那样一般是针对某个特殊产品和特殊国家,也不需要寻找替代国来计算倾销和补贴额度,随意性比较大,比较容易引起贸易伙伴的报复。因此国际市场对美国点燃全球性的贸易保护主义产生担忧,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将严重威胁2017年刚刚开始复苏的全球贸易。

 

特朗普醉翁之意不在酒

 

贸易战中没有赢家这个道理你知道、我知道、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特朗普为何执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全球开炮,背后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特朗普在其就职演讲时就指出今后只奉行两大原则:“雇佣美国人和购买美国货”。如果要同时满足这两大原则,那就只能向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发力,让制造业重新回归美国。因为只有制造业回归美国本土,才能实现雇佣美国人;只有打造完整的美国制造产业链,才能实现购买美国货。从而最终实现其竞选口号“让美利坚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目标。

 

为了重振美国制造业,第一步,特朗普主要以内政改革为抓手,大力改善美国国内营商环境,发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去监管、降成本的改革运动,大力吸引资本回流。以税改为例,美国的企业所得税将从35%下调至20%,意味着企业的经营压力将大幅下降,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驱使美国企业在海外的留存利润大规模回到国内。美国的税收政策从“属人制”改成了“属地制”,就是说只要在海外已经缴税,美国企业转回本国就不用再缴,美国成为全球最大避税天堂,此举被广泛认为会刺激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

 

在特朗普一些列改革措施刺激下,美国制造业高歌猛进。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近公布的数据,2018年2月ISM制造业指数从此前一个月的59.1攀升至60.8(市场预估为58.7),正以2004年5月来最快的速度扩张。美国劳工部公布2018年2月非农就业更是超预期,2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31.3万,预期20.5万,前一个月的数值也从20万修正为23.9万。

 

但是,特朗普为了实现美国制造业的繁荣,还得走出第二步:拿贸易开刀。因为随着减税、降成本、去监管,美国企业和个人手中的可供使用的资本会增加。正如特朗普自豪地表示“平均给每个美国家庭每年省税1182美元”。增加的现金促进了消费,2017年第四季度,美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由2.5%上升到3.5%。但是美国超过一半的消费最终花在了进口产品上。也就是说特朗普各项改革给企业和消费者带来的福利,最后由于巨额的贸易逆差转手了到了国外贸易伙伴那里。特朗普除了在贸易领域采取强硬措施也别无选择。

 

特朗普对钢和铝的加税只是试水,其实采用公告的方式宣布这一决定表明了其给予了其他国家更多空间来进行个别协商。在具体谈判时,特朗普会把强硬的要求与灵活的交易艺术相结合。特朗普通过制造危机事件来创造自己对他国“豁免惩罚”的筹码,然后用“豁免”权去跟其他国家来交换,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制造业回归美国。

 

如针对加拿大、墨西歌可获得“永久豁免”待遇,前提是“北美自贸协定谈判能够成功”。此番澳大利亚被豁免关税也是有前提条件的。特朗普在3月17日确认对澳大利亚的豁免消息时提到,关税豁免是“安全协议”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特朗普的对加、墨两国的豁免,是为了签订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比如在汽车谈判中的原产地规则,规定区内流通的汽车及其主要零部件有62.5%产于约定三国才能满足免关税条款。但是美国在谈判中强硬要求规定必须有相应比例产自美国才可以免税,此举无疑是为了让制造业回归美国。对中国600亿美元商品关税惩罚的消息放出风声,可能还是同样的操作手法。

 

中国的应对之策

 

中美真正发生贸易战的概率很低,中美双方斗而不破的可能性仍然是大概率面。第一,其实减少贸易逆差根本不是特朗普的核心目标,所谓的贸易战只是一种威胁手段,最终是为了实现制造业回归,美国再工业化这个核心目标。第二,双方还处于相互要价阶段,谈贸易战的发生还言之尚早。特朗普之前表示:“我们正在跟中国谈判贸易问题,我很尊重习主席,不知道能谈出什么,但我们无论如何要减少贸易赤字,我们跟中国有每年至少50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不排除中美之间也会像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日本等其他先例一样,在正式征收关税之前达成协议。

 

美国的贸易战战法遭到了美国国内外强烈的抵制和反对,中国也不可能轻易屈服于美国的漫天要价。3月21日,在回答有关贸易战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不想跟任何人打贸易战,但如果有人非逼迫我们打,我们一不会怕,二不会躲。如果美方采取损害中方利益的行动,中方必将采取坚决和必要的应对措施,维护好自身的正当权益。

 

如果特朗普决定了要向中国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中国的反制手法也很多,比如从波音公司下手,去购买空中巴士公司的飞机而不购买波音飞机。同时中国可以有正对性地对美国的农产品征收关税,比如大豆、高粱、玉米和生猪。此外,如苹果等其他大公司销往中国的产品都是不错的目标。最后,特朗普为了达成自己的经济这盘棋的目标,可能拿外交与安全这盘棋去做交易。为了让中国在减少贸易顺差方面做出让步,美国可能在朝鲜问题、南海问题方面做出相应让步,用经济、外交两盘棋做对冲。不要忘了,交易才是一个商人总统的本色。

(责任编辑:Mark)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