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2018年军中首虎落马


发布时间:2018-03-23 11:34:34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一直被传出事的房峰辉,在今年1月9日终于靴子落地。1月9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称,经党中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房峰辉

一直被传出事的房峰辉,在今年1月9日终于靴子落地。1月9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称,经党中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房峰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军中首虎房峰辉落马

 

新华社1月9日发文宣布房峰辉被查,距离房峰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已经过去141天。2017年8月21日,房峰辉以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身份,在八一大楼与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素拉蓬举行会谈。仅5天之后,2017年8月26日,以参谋长身份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会见外国友人的已经不是房峰辉。很多人猜测:房峰辉是不是出事了?

 

房峰辉2017年6月还以中央军委委员身份出席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房峰辉2017年6月还以中央军委委员身份出席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2017年11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自杀消息公布的第三天,国防部举行11月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答记者问。香港《南华早报》的记者问,官方公布张阳在调查期间自杀身亡,有传闻原总参谋长房峰辉也在同一天接受调查,可否证实?目前情况怎样?吴谦回答道:你谈到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外界普遍解读为:官方没有否认房峰辉被调查的传闻。

 

原名马咸阳 生父是老革命

 

房峰辉出事后,有媒体前往房峰辉老家是陕西省咸阳市彬县,揭开了房峰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据悉,出生于1951年4月的房峰辉原名马咸阳,生父是咸阳市旬邑县赤道乡上官庄村人马国选,是位早期革命者。马咸阳的母亲房林江(音)也是旬邑县人,在生父死后,母亲改嫁,马咸阳也随之改名为房峰辉。

 

旬邑县赤道乡上官庄村现在还有一处陵园,其中最大、最干净的一处墓地就是马国选之墓。墓碑的背面清晰地刻着马国选的生平事迹。马国选生于1921年10月,1938年7月参加革命,1941年5月在陕甘宁边区新正县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新正县完小教员、校长,县委秘书、宣传部长。1947年11月于陕甘宁关中地委调动入伍,后任关中军分区秘书、三原军分区教导队协理员、咸阳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第一野战军西北军区干部队预备役科科长、武汉军区武昌高级军械技术学校干部处副处长。

 

1957年6月马国选被授予二级解放勋章。1957年8月转业后,马国选任湖北省人事局科长、省文化局党委书记。1959年负责修建武汉军用飞机场,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于1960年12月9日病逝于武昌。湖北省委、省政府隆重召开追悼会,给予高度评价。1961年春,马国选安葬至原籍上官庄村。

 

上官庄村村民听到房峰辉落马的消息,都不敢相信:“村里娃子都说他出事了,我们觉得简直是胡说八道。他爸爸那么好的一个人。”马国选一心扑在武汉的工作上,马咸阳出生后与母亲生活在上官庄村。只可惜马国选在39岁就去世了,后来房林江带着正上小学的马咸阳改嫁到隔壁的旬邑县。据他的小学同学回忆,马咸阳性格开朗,爱运动。

 

上小学高年级时,马咸阳母亲又改嫁到彬县东街村,马咸阳跟着母亲到彬县上学,并且跟了母姓“房”,名字也改为“峰辉”。后来,房林江当上了彬县印刷厂的厂长。这家工厂多年前已倒闭,现在原址只剩下一些旧厂房。现在,彬县东街村的年轻人大多不知道房峰辉是谁。有几位上了年纪的人表示:“房峰辉就是在东街村长大的,住土坯房。小时候在县城里的小学读书,学习成绩还不错,挺聪明的一个人。”

 

喜好集邮擅长无线电

 

虽然房峰辉的生父早年就参加革命,但因英年早逝,并没有给房峰辉的从军之路带来什么帮助。公开简历显示,房峰辉生于1951年4月,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系战略指挥专业、西安政治学院法律专业毕业。1968年2月,17岁的房峰辉入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在入伍后的第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房峰辉在军队工作时,历任排长、作训参谋、科长、团长、师参谋长……随后任广州军区参谋长、北京军区司令员,最后做到了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任参谋长。

 

在房峰辉的基层经历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干参谋工作。1968年入伍后,他长期在新疆地区服役,先后当过作训参谋、团参谋长、师参谋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等。1998年,房峰辉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成为第21集团军军长,这是他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2003年12月,房峰辉又迈上一个新台阶,任职发生了新的变化,从当时任职的兰州军区到广州军区担任参谋长,成为大军区的副职将领。两年后,房峰辉晋升中将军衔,此时郭伯雄和徐才厚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除了具备丰富的参谋职务历练之外,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系战略指挥专业毕业的房峰辉,实际上是一个“技术宅”,无线电和电脑软件是他的专长。在2001年10月担任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军长时期,《解放军报》曾报道,房峰辉有两个业余爱好:集邮,无线电。房峰辉当时称:“因为集邮花费时间太多,早就‘戒’了;而无线电是事业上的好‘帮手 ’,一直占据着我大部分业余时间。”当时他自费订阅《无线电》杂志已有20多年,后来又增加了《计算机世界》。空闲时,他的乐趣就是钻到微机房,研究开发军事指挥方面的新软件。

 

除了在战训本务上表现良好,房峰辉还曾经在军事性刊物上发表文章,显露出他具有清晰的逻辑思维能力。2000年6月13日他曾在《解放军报》上发表文章:《把提高能战度作为管理聚焦点》,强调科学管理能有效结合战斗人员与武器装备,对提高部队能战度具有高度的重要性。另外,房峰辉也在2007年7月的《国防》杂志,发表《资讯化条件下民兵配合部队应急作战问题研究》,说明房峰辉确实在电脑资讯方面具有相当研究。

 

曾任国庆60周年阅兵总指挥

 

房峰辉履历最辉煌的一页是在北京被书写,最后也是在北京落马被查。2007年,时年56岁的房峰辉由广州军区参谋长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大军区正职,是“文革”结束后历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当时的七大军区司令员中年纪最轻的一位。之后在当年召开的党的十七大上,房峰辉当选为中央委员。

 

在大军区副职不到三年半,就晋升大军区正职,并且如此年轻就拥有了兰州、广州、北京三大军区的轮调历练,这时的房峰辉被不少媒体称为“军界举足轻重的耀眼将星”。在北京的这一段时间,也是房峰辉“政绩”突出的一段时间。房峰辉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期间,领导军区部队持续开展实战化训练,提升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能力,完成了奥运安保、国庆阅兵、国际维和等多项重大军事任务。

 

房峰辉被大众熟知,主要始于2009年,他担任国庆60周年阅兵总指挥。当时他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前后多次大庆的阅兵,总指挥都由北京军区司令担任,已经形成惯例。当年3月,他透露阅兵村正在建设中,受阅部队将进驻,瞬间成为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他曾介绍,为使阅兵工作高起点展开、有步骤推进,制订了10类方案计划。组织力量专门研制了三维仿真系统,对阅兵实施全过程、全要素模拟,论证阅兵实施方案的科学性。

 

当时,他罕见地接受了媒体采访,除了介绍阅兵的准备情况,还回忆了自己的从军生涯。 他说,回想我当团长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那时我所在的部队装备类型比较少,技术含量比较低,部队还没有完全脱离骡马化;当师长时,部队装备的类型比较全了,性能有了很大的改进,指挥自动化手段也开始运用,部队基本实现了摩托化;当军长时,部队已经有了先进的自行火炮、装甲车辆,以及较为先进的指挥自动化系统,逐步向机械化和信息化方向发展。

 

他还说,我感到,我军现在的装备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最大的变化是国产化比重越来越大,装备类型越来越多,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武器装备发展轨迹,可以说经历了骡马化、摩托化、半机械化到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的过程,装备的整体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就在国庆60周年阅兵的第二年,房峰辉和张阳等人被升为上将,肩扛一穗三星。

 

疑与张阳同一天被调查

 

早在2017年9月6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出席中共十九大代表名单公布,房峰辉和时任中央军委原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均未在名单中,坊间就开始传:张阳和房峰辉是不是出事了?2017年11月28日,张阳出事的消息被坐实,坊间关于房峰辉也被查的消息越传越多。1月9日,房峰辉落马消息被坐实。军中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两人应该是2017年同一天在各自家中接受调查的。

 

坊间之所以把房峰辉和张阳放到一起,源于他们是一对老搭档,而且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出生于1951年,同一年被升为上将,同一年当选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同在解放军四总部人事调整中“独当一面”,同样和徐才厚、郭伯雄等纠缠不清。

 

房峰辉与张阳共事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当时房峰辉于2003年至2007年担任广州军区参谋长,而张阳则于2004年至2007年担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因此,从2004年开始,两人在广州军区同一个班子中工作了四年。

 

2010年7月19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张阳、房峰辉都被晋升为上将,而且都是上将中的“青壮派”,备受关注。而到了2012年,解放军四总部进行重大人事调整,房峰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张阳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他们又重新回到一个班子中,并分别执掌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两大部门,也同在这年被当选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此前,“上吊上将”张阳系涉嫌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房峰辉的问题,重点也在行贿、受贿犯罪。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房峰辉早年已身居高位,还需要向谁行贿?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从1月10日的《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中找到线索:“对房峰辉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进行依法处理,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悉,房峰辉与郭伯雄的祖籍同为陕西咸阳,并且,房峰辉担任第21集团军军长时,郭伯雄正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两人是上下级关系。2003年,房峰辉曾与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一起来到北京市昌平区百善镇百善村,参加义务植树劳动。

 

一位转业军官向媒体表示:房峰辉行贿,向谁行贿?当然是向权力比他更大、位置比他更高、能提拔他的人行贿。讽刺的是,行贿受贿的房峰辉,2002年还在《解放军报》上发表文章说:“我国古兵法中提出:‘无日不治兵,无时不备战。我有虑败之道,而后可以自存。’”

 

十八大以来已有7名上将被查

 

此次落马的房峰辉,是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第7名上将。自十八大后,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分别在2014年、2015年落马,从此拉开了军队反腐的序幕。郭伯雄、徐才厚、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张阳、房峰辉等7名落马上将中,后5名都与郭伯雄、徐才厚有关联性。

 

2016年7月9日,中国军网发布消息:近日,空军原政委田修思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郭伯雄曾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在任期间提拔了不少干部。而田修思则在兰州军区工作40年,1985年8月至1986年9月,他曾任兰州军区第八侦察大队副政委,赴南线参战,当时的带队领导之一就是时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的郭伯雄。

 

郭伯雄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田修思快速升迁,2002年到2009年短短7年间,就完成了从正军职向大军区正职的跨越。2012年,田修思被授予上将军衔,主持仪式的正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2016年12月29日下午,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时任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由此,王建平成为继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之后被查的第四名上将,同时,他也是首个被查的现役上将。有分析认为,王建平落马,与周永康贪腐案有很大关系,其勾结“窃国大盗”郭伯雄、徐才厚贪污渎职也是问题之一。

 

2017年2月24日闭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披露:国防大学原校长王喜斌涉职务犯罪,提出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王喜斌2013年卸任国防大学校长前两月左右,其所著的《从这里走向战场》出版,徐才厚为该书作序。在序言中,徐才厚引用古文“一年一树者,谷也;十年一树者,木也;百年一树者,人也。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称“军事人才,尤其是高级军事人才的培养,更需要时间和实践,需要过程和周期。”这次作序一年多后,徐才厚被查。

 

2017年11月28日中午,新华社发布消息:张阳于2017年11月23日上午,在家中自缢死亡。消息称,2017年8月28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

(责任编辑:空城)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