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韩国明星究竟有多穷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只要当明星,不管名气大小都能赚个盆满钵满?那是在中国!在韩国,沉重的经济压力让韩星苦不堪言,除了少数大牌明星外,很多艺人的收入并不可观,出道十几年仍买不起房子,住廉价出租屋的大有人在。

只要当明星,不管名气大小都能赚个盆满钵满?那是在中国!在韩国,沉重的经济压力让韩星苦不堪言,除了少数大牌明星外,很多艺人的收入并不可观,出道十几年仍买不起房子,住廉价出租屋的大有人在。

韩国明星有多穷

在韩国大大小小的明星选择寻短的新闻屡见不鲜,自杀就像传染病一样在韩国娱乐圈流行... 据不完全统计韩国近10年传出至少有30多位明星自杀,他们究竟是中了魔咒?还是内心脆弱不堪?

 

资源有限竞争激烈

 

众所周知,韩国是一个“造星”梦工厂。在韩国,发掘艺人是随时随地的,哪怕你在路边站一下也有可能被星探发现。一位韩国经纪人总结说:“经纪公司投资的是金钱,艺人投资的是青春,我们的想法就是把一块本来只有20块钱的手表,以1万块钱卖出去。”

 

韩国打造艺人的公司大概有一千多家,他们每年能培养出的优秀新人太多,但是能把艺人推上放送、推上电视节目的,大概只有50家左右。所以最开始大家都会被当作“练习生”开始接受大量的训练,连续训练6个月以上或1至2年以上,每天不断的重复。

 

如果想要在这些人当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加倍努力。能脱颖而出的艺人们接下来不仅要面对和前辈们抢占资源的打压,还要面临被后辈们的后来居上的威胁。毕竟韩国只有5000多万的人口,每个艺人的商业价值是有限的,所以韩国艺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光,也不像中国艺人这样能赚的钵满盆盈。

 

一名曾在韩国多家大型娱乐公司出任高层的管理者告诉记者,韩国比较大的经纪公司培养一个艺人的周期一般是2到3年,从十四五岁开始培训艺人,到十六七岁成熟期时出道。这一阶段参加培训的少年们被叫做练习生,他们不仅要接受歌舞、形体等多方面的培训,就连吃住都由公司统一安排。在培训的过程中,公司会因为唱歌不好、或者长大成熟后形体外貌走形而实行残酷的淘汰。经过两年的培训,会有50%左右的淘汰率。目前当红的5人组合东方神起和13人组合Super Junior基本属于同一时期参加培训的练习生,当时有大约30个学习生和他们一起培训,最终这18个人出道成名。此外,东方神起的队长郑允浩则是当了5年的练习生才出道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担当别人的伴舞。

 

此外,整容是一般韩国艺人出道前的必修课,那些还在培训阶段的学习生在成名前就接受了整容。在练习生阶段,每人都要定时接受“镜头测试”,就是在舞台上让镜头拍摄自己前后左右各个角度,然后由专门人士给出评估,测试结果就是判断艺人出道前是否要接受整容的依据,他们将视具体情况接受部分整容,这样在镜头中的每一个侧面才能完美无缺。有报道称,目前韩国一线歌手多少都接受过整容,大则动刀隆鼻、小则打针瘦脸。比如神话组合的成员基本上都曾经打过瘦脸针。

 

在两年的培训周期中,韩国影视公司要支付新人们的所有花销,一个大公司培养一个组合,每人每年费用就要超过100万人民币。为了保证这种投入能够收回,公司和艺人的合约期限就相当长,少则5年,10年合约非常普遍,有的甚至是死约。安七炫在1995年出道就与SM公司签约,2000年14岁的宝儿也签约SM,至今二人的演艺全约仍然都在老东家那里。

 

而且,大公司对艺人收入的抽成比例相当高,一般为七三开或二八开,甚至不少艺人在刚出道的几年中根本拿不到钱。神话组合成员之一金东万成名7年后才能有钱给父母买一套住所。

 

那些想要成名的年轻人起初对钱并没有概念,但成名年数长了之后就有可能会和经纪公司出现矛盾,而想要离开公司就必须支付高额违约金,高达8位数的违约金往往让艺人们望而却步。此外,韩国还有歌手协会等组织,如果一个歌手合约还没有到就想跳槽,即使他支付得起违约金,歌手协会也会要求别的公司不再和这个人签约。

 

为了不被公众遗忘,那些走红的明星们必须尽全力努力工作。韩国有上百个综艺节目,明星们除了要完成录制唱片、拍摄影视剧等正常工作外,还要接受公司安排参加这些综艺节目,通常是连轴转,有的甚至为了赶通告吃住行都在房车中。Rain曾经因为要接连参加两台晚会,赶时间差点发生交通意外。

 

H•O•T成员Tony说,他们曾经在一天之内参加过24个杂志的拍摄。而神话组合成员Andy则表示“明星一天只能睡3到4个小时。练舞一天至少8小时以上,所以总觉得缺乏睡眠”。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很普遍,东方神起最忙的时候,一天之内会参加近十场演出。

 

 

“黑心”的经纪公司

 

在中国,一个二线演员拍一集电视剧的片酬,能达到五六万元,拍一部三十集的电视剧就能轻松赚得百万,这些片酬在交完税后可能直接收入囊中。而在韩国的经纪公司,抽佣则相当高,新人和公司在合同里签的或许是三七分成,也可能是二八分成,虽然作为新人来说这不算低,倘若是组合,能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钱就微乎其微了。

 

2004年12月,韩星金志勋突然告知经纪公司SM娱乐解除专属合约。2005年9月21日,他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强硬提出“要求确认专属合约解除合同的债务不存在”的诉讼。SM娱乐方面对此声明:“我们决定透过努力对金志勋突发性的行动用对话协商来圆满解决,劝说他立刻恢复活动,但金志勋不断提出无理要求,完全没有想要解决问题的态度。”

 

2006年7月,金志勋的经纪公司SM娱乐表示:“尽管法院判决专属合约有效,金志勋还是参加了MBC电视剧《是有多好》的演出,擅自继续任意性的活动。金志勋的这种行动是有悖信义的,他只追求金钱的利益,他的行为是错误的。”

 

2006年9月,出演电视剧《朱蒙》的演员韩惠珍卷入到与前所属经纪公司的法律纠纷中。

 

韩惠珍前所属公司STARPOWER 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认为韩惠珍出演电视剧《朱蒙》时还与该公司处在签约状态,所以韩惠珍要付给公司出演费9700万韩元。

 

韩惠珍的代理律师表示:“他们之间的合约已经结束,韩惠珍没有义务把电视剧出演费分配给前所属公司。”

 

2008年3月,韩剧《咖啡王子1号店》大热,女主角尹恩惠却与经纪公司EightPeaks陷入合约纠纷。8月10日,她再度向公司提出解约要求,可惜仍是无功而还。

 

尹恩惠与EightPeaks经纪公司闹不和,没想到也连带影响她拍《咖啡王子1号店》的3.2亿韩元(约人民币260万元)酬劳也拿不到。MBC电视台夹在尹恩惠与EightPeaks中间左右为难,不知该将酬劳拿给谁。

 

据悉,尹恩惠自从演了“野蛮王妃”走红,其所属经纪公司就开始克扣她的工资,就连她的助手的月薪都暂时由她代付。

 

∨尹恩惠

尹恩惠

 

尹恩惠除了电视剧酬劳外,据说代言保养品的7亿韩元酬劳抽成分配也有问题。

 

2008年9月12日,韩星安在旭因前经纪公司没有支付他相应的劳务费,向韩国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公司赔偿他3.5亿韩元。

 

安在旭现任经纪公司有关人士表示:“安在旭在之前的经纪公司里很好地履行了所有合约条款,但该公司没有按时支付他相应的酬劳。尤其是在2007年5月起这家公司引起了经营权纷争,疏忽了对艺人的管理,就连公司职员及其它费用也没有按时发放。在今年初该公司曾3次书面约定要支付未支付的酬劳,但最终还是没有履行。因为合同期已过3个月,但这家公司迟迟没有表明要支付的立场,所以在无奈之下才提出了诉讼。”

 

安在旭没有从之前的经纪公司得到的酬劳共达3.5亿韩元。安在旭与前经纪公司的合同期是从2005年7月至2008年6月19日止。

 

贫富差距悬殊

 

我们看到舞台上的明星总是光鲜亮丽,加上时不时有新闻报导巨星片酬高达天文数位,然而浮华表象下,其实掩盖著惊人的巨大差距。

 

在韩国,收入最高的是bigbang,不过由于韩国的艺人数量太多,而人口较少,导致供大于求,所以有些不知名的艺人们甚至连普通的工薪阶层都不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艺人月薪更是连3000人民币都不到。

 

据业内消息,有“音源女王”之称的歌手IU,早在2011年就有超过100亿韩元的年收入。

 

黄正民等等一线大咖演员,据推测片酬在7亿韩元上下。 而韩流巨星金秀贤在2014年出演中国综艺节目时,一次就有5亿韩元的酬劳,让人忍不住感叹“明星赚钱易如反掌”。

 

然而,大部分艺人其实离这些数位极为遥远,上述的状况只属於1%的顶级巨星。

 

据南韩国会财政企划委员会统计,韩国90%的演员平均月收入仅有韩币52万元(约台币1万4000元),而绝大部分歌手、演员、模特等占据演艺圈90%的艺人,年均收入更是不到1000万韩元,远低于普通工薪族水准。

 

韩国排名前1%的歌手的年均收入高达42.64亿韩元,占据整个歌坛全部收入的52%! 排名前10%的歌手年均收入是7.32亿韩元,包揽了歌坛全部收入的90.3%。 然而,排名靠后的90%的歌手,年收入却只有少到可怜的870万韩元,大约只相当于工薪族4个月的薪水。

 

演员的情况也没有好太多,1%的一线演员的收入是90%的下游演员的324倍:最顶级1%和10%的演员去年年均收入分别是20.08亿韩元和3.67亿韩元,其余90%的演员则跟“过亿”有段距离, 年收入只有620万韩元,相当于只有不到52万韩元的月薪。考虑到首尔单人间房租就多在50万以上,底层演员的生活也许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潇洒。

 

再来看模特业:前1%和后90%的年均收入分别为5.44亿和279万韩元,相差也有201倍。

 

此外,性别也是收入差异的原因之一! 男歌手的年均收入是1.12亿韩元,而女歌手只有4000万韩元,相差2.8倍之多! 而男演员和女演员的年均收入分别是4700万韩元和3700万韩元,比较下来已经算颇为“平等”。

 

其实,很多明星也曾在节目上透露过收入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高。 因出演《我们结婚了》而人气骤升的FIESTAR中国籍成员曹璐就曾表示,自己在韩国出道6年来收入为零,一直是靠热情来支撑梦想。 “如果没有行程就会饿死”,但自己除了做艺人什么都不会,连电脑打字都不行,甚至无法当个普通白领。 眼看和公司的合约将在明年到期,开始思考将来开餐厅维持生计。

 

最富有的1%

 

首先要关注的当然是2017年大火特火的宋仲基欧巴了。截止2017年5月,凭借热播剧《太阳的后裔》大火特火的韩国明星宋仲基的年收入已有逾150亿韩元(约8400万元人民币)。

2016年5月刚刚退伍的宋仲基一复出就接下了《太阳的后裔》。随着电视剧大热,宋仲基成为广告商和中国各大综艺节目的争抢对象,虽然广告价码是退伍前的2.5倍,但他频频接下了广告合约,并在《奔跑吧兄弟》和《快乐大本营》中亮相。再加上《太阳的后裔》片酬和之后举行的中国巡回粉丝见面会收益,他收入超过150亿韩元(约8400万元人民币)。

 

提到了宋仲基,就不能不提到宋慧乔。宋慧乔之前曾用现金支付174.6万美元买下纽约曼哈顿中心附近的豪宅,这栋房产的市值从174万美元(约人民币1144万元)升值到280万美元(约人民币1841万元),为宋慧乔带来了100万美元以上的收益。

 

宋仲基和宋慧乔

∧宋仲基和宋慧乔

 

2014年,《来自星星的你》男主金秀贤以6600万(约人民币1390万)的片酬高居韩星榜首。《来自星星的你》播出后金秀贤人气急升,爆红后身价急升,广告代言接到手软,吸金程度无人能及。当年金秀贤在亚洲各地举行粉丝见面会,9场挣得65亿韩元(约3807万人民币)。早前参加内地节目《最强大脑》,有传出场费高达约292万人民币。同样还在2014年,金秀贤在内地接拍广告超过30个,加上韩国本土广告,收入估计逾909亿韩元(约5.2亿人民币)。

 

《来自星星的你》在全亚洲的走红也为该剧女主演全智贤带来丰厚收入。据韩国某电视节目分析,仅2014年上半年全智贤就因为《星你》而进账220亿韩元(约人民币1亿2980万元)。而《星你》的热播让全智贤的广告身价和接拍的广告数量也直线上升,仅该年上半年就接拍了25个广告,总收入高达200亿韩元(约人民币1亿1800万元),成为了2014年韩国上半年代言收入最高的女星之一。除此之外,全智贤名下六所豪宅的总值突破4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亿多元),稳居韩国演艺界富婆宝座。

 

全智贤和金秀贤

∧全智贤和金秀贤

 

转战中国捞金

 

在韩国“哭穷”的韩国明星近年来越来越热衷于到中国参加综艺节目录制、影视作品拍摄以及广告代言,名利双收。

 

韩国明星黄致列的经纪人透露,黄致列最近推掉了中国两个活动,其出场费为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68万元)。在一个综艺节目中,当被问及在中国的出场费,黄致列表示,“看作是韩国的100倍就行了”,震惊众人......

 

在韩国综艺节目《名单公开2016》公开的“年轻富豪明星排行榜”中,李光洙勇夺冠军。有的网友直言,李光洙凭《Running Man》人气暴涨,而中国多个综艺节目同样“功不可没”。李光洙在中国参加了《如果爱2》、《极限挑战2》,以及多个商演代言。

 

跟李光洙在韩国《Running Man》中“相爱相杀”的金钟国去年也多次到中国参加综艺节目、代言活动,他曾自爆在中国获得了特级明星待遇,“去中国拍广告的时候,中国方面把我住的酒店一整层都包下来了”。

 

对中国观众来说,认识韩国明星最直观的方式还是电视节目。在《我是歌手》开播时,黄致列曾笑言自己抵达长沙时场面冷冷清清无人认识,但在节目第一集播出后,黄致列马上登上微博热搜榜,他的微博粉丝在短短两周内突破120万。通过综艺节目圈粉无数的还有黄致列的“前辈”郑淳元。在同一个舞台上郑淳元的演出打动若干观众,随后他在中国邀约不断,甚至在中国举办了巡回演唱会。

 

除了韩国明星到中国参加综艺节目外,就连韩国综艺节目制作人也积极参与中国综艺节目的制作,《我们相爱吧》里有韩国团队的影子,一手打造《我是歌手》、《爸爸我们去哪儿》等人气韩综的“综艺教父”金荣希携MBC及韩国其他知名电视机构的六大制作人“远嫁”中国,打造的节目《旋风孝子》在湖南卫视开播即登顶收视榜冠军。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2017年中韩由于萨德问题关系紧张后,韩国艺人来华淘金已经不再那么火热了。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