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朝韩“冬奥外交”究竟能走多远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此次“冬奥外交”,韩国和朝鲜能够缓解自去年处在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阴影下的半岛紧张局势。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鲜半岛局势错综复杂,半岛缓和的基础太脆弱。

此次“冬奥外交”,韩国和朝鲜能够缓解自去年处在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阴影下的半岛紧张局势。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鲜半岛局势错综复杂,半岛缓和的基础太脆弱。

 

1月15日,朝韩代表相聚板门店,举行工作会谈

1月15日,朝韩代表相聚板门店,举行工作会谈。

 

随着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升起,朝鲜半岛迎来了坚冰开裂的声音。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放软身段的新年贺词到韩朝最终在板门店恢复高级别会谈,朝鲜半岛融冰步伐给热爱和平的人们带来惊喜。

 

最后时刻上演“奥运外交”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网站“我们民族之间”新年伊始发布了多幅主题宣传画,包含呼吁改善韩朝关系、缓解军事紧张、追求民族和解与团结等内容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网站“我们民族之间”新年伊始发布了多幅主题宣传画,包含呼吁改善韩朝关系、缓解军事紧张、追求民族和解与团结等内容

 

此前,由于朝鲜花样滑冰运动员廉太钰和金柱希错过了比赛注册期限仍未报名,致使外界怀疑朝鲜很可能将缺席平昌东奥会。众所周知,在朝韩中断对话的两年里,朝鲜方面多次进行核导试验,韩国方面则以部署萨德应对,韩美军演一次比一次规模大,双方陷入了比狠怒怼的恶性循环。但转机出现在2018年新年第一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主动提出朝鲜有意参加平昌冬奥会。他说:“作为血脉相通的同一民族,对于同胞举办的活动给予帮助是应当做的事。”北方的这一积极表态立马引起南边的积极呼应。

 

2018年1月2日,韩方提出了恢复政府间高级别对话的倡议;3日,朝鲜方面时隔两年突然通过板门店热线打来电话;4日夜里,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商定冬奥会期间韩美军事演习暂停;5日,朝方打破常规闪电回应称愿意9日在板门店举行高级别对话;9日上午,朝方团长、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走过板门店军事分界线,与韩方团长、统一部部长赵明均在“和平之家”实现历史性握手。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当天的各类会谈共进行了267分钟,全体会议、代表接触会议等共进行了8场,持续到晚上8点多才告终,其中包括50分钟的双方首席代表单独会谈。当晚9点左右,双方发表联合公报称:“韩朝就朝鲜派遣高层代表团、民族奥委会代表团、运动员代表团、拉拉队、艺术团、参观团、跆拳道表演团和记者团参加平昌奥运会一事达成了协议。韩方负责为朝鲜代表团提供便利。韩朝决定跟进举行进一步的工作会谈,以讨论派先遣队现场踩点等问题。”双方还就“举行政府间军事会谈,缓解军事紧张局势”交换了意见,并宣布“尊重韩朝之间的各项宣言,由朝鲜民族以朝鲜半岛问题当事人的身份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韩朝关系的各种问题”,并决定召开各领域的会谈,推动改善双边关系。

 

1月15日,韩朝在板门店朝方一侧的“统一阁”举行工作会谈,讨论朝鲜艺术团赴韩参奥事宜,包括艺术团人员组成、演出场所以及日程等。根据联合公报,双方将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举朝鲜半岛旗共同入场,并将共同组建女子冰球队参赛。朝韩在联合公报中表示,平昌冬奥会开幕前将在朝鲜金刚山地区举行朝韩联合文化活动,还将在朝鲜马息岭滑雪场进行朝韩滑雪选手共同训练。为此,韩方将于1月23日至25日派先遣队进行实地考察。朝方表示将派30人规模的跆拳道示范团在韩国平昌和首尔举行示范表演,还将派230人规模的拉拉队访韩,同韩方拉拉队共同为选手加油助威。朝方民族奥委会代表团、选手团、拉拉队、跆拳道示范团、记者团将经由京义线陆路访韩。就这样在最后时刻韩朝两国的“冬奥会”外交得以轰轰烈烈地上演。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发表2018年新年讲话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发表2018年新年讲话

 

“奥运外交”让韩朝关系破冰

 

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率领的朝鲜高级代表团2月9日乘专机抵达韩国仁川机场,出席当晚举行的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在开幕式前韩方举行的欢迎招待会上,文在寅与金永南亲切握手、互致问候,并合影留念。这是朝鲜自2014年派遣高级官员参加仁川亚运会闭幕式以来,时隔3年多再次派出高级别代表团访韩。

文在寅会见朝鲜高级代表团

文在寅会见朝鲜高级代表团
 

在冬奥会开幕式上,朝韩体育代表团身着统一的服装在朝鲜半岛旗引领下共同入场,以及联合组成女子冰球队,都被看作奥林匹克体育外交的重大成果。对此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感到“深受鼓舞”,认为平昌冬奥会可以有力促进朝鲜半岛南北和解。冬奥会开幕式上的这一幕只是意味着和平的大门被“打开了一点点”,但奥运会主要是体育的盛会,因此朝韩联合入场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韩朝运动员共同入场

∧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韩朝运动员共同入场

 

韩国总统文在寅2月10日在青瓦台会见到访的朝鲜高级别代表团并共进午餐。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向韩国总统文在寅转交了金正恩关于改善朝韩关系的亲笔信,并转达了他对文在寅访问朝鲜的口头邀请。据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在记者会上介绍,金与正代表金正恩邀请文在寅在方便的时间访问朝鲜,并表示,“(金正恩)有意尽快与文在寅总统会面。”

 

文在寅表示,希望今后创造条件,实现访朝。他还说,为实现南北关系发展,一定需要朝美之间尽早对话,望朝方能积极与美国展开对话。双方达成共识,将努力把借平昌冬奥会为契机形成的半岛和平和解的氛围延续下去,促进南北间对话和交流合作。

美国 “泼冷水” 。

 

虽然冬奥会期间朝韩两国看起来很热络,但美国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美国副总统彭斯2月8日率美国冬奥代表团抵达韩国。2月9日晚冬奥会开幕式上,韩朝代表团联合入场,现场欢声雷动,彭斯却全程板着脸,与坐席相隔不远的金永南、金与正等朝鲜高官“零互动”。此外,彭斯还带着已故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的父亲出席韩国冬奥会开幕典礼,目的是揭示朝鲜政权的本质。奥托•瓦姆比尔被朝鲜监禁,回到美国时昏迷不醒,不久后去世。

 

开幕式上彭斯全程板着脸,与坐席相隔不远的金永南、金与正等朝鲜高官“零互动”

开幕式上彭斯全程板着脸,与坐席相隔不远的金永南、金与正等朝鲜高官“零互动”

 

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前夕,彭斯还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了会面,并发表了措辞强硬的言论。彭斯说:“美国、日本以及我们的盟友要让世界知道,我们将继续加强对朝鲜施加的最大压力,直到朝鲜采取具体行动朝着彻底、可检验的、不可逆的无核化方向迈进。” 彭斯说,过去曾有过三次朝韩两国代表团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共同入场的情况,但是每次不久之后朝鲜就恢复了挑衅。他指出,在2006年冬奥会结束八个月后,朝鲜进行了其第一次核试验。

 

开闭幕式上美朝零交流之外,美国在冬奥会尾声时突然放话,要对朝鲜实施“史上最严重”制裁。2月23日,特朗普宣布,将对朝鲜实施“史上最重”制裁。按照美国财政部的声明,此次将有27家船运和贸易公司、28艘船只、一名个人受到制裁,涉及中国、新加坡、坦桑尼亚、巴拿马等9个司法管辖区。美国财政部还与美国国务院、美国海岸警卫队联合发布“全球航运提示”,警告继续通过船运方式和朝鲜进行货物交易者将受到制裁。

 

同时段内,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副总统彭斯都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这次制裁,并称将加快推进韩美联合军演。美国副总统彭斯2月23日在美国保守派集会上表示,“对朝鲜战略忍耐的时代已经结束”,“直到朝鲜停止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威胁、完全废除核与导弹,将继续坚持果断的态度”,并表示此前出访韩国参加冬奥会开幕式的朝鲜党中央第一副部长、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是“邪恶政权的中心人物”。

 

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发言人2月24日发表声明,对彭斯的发言进行了谴责,并强调,朝鲜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会向美国乞求对话,不会与诋毁朝鲜的集团打交道。“无论是今天,还是过了100年、200年也绝不会坐到一起”。“美国将为自己的恶语中伤付出惨痛代价。”

 

双方各取所需

 

朝韩冬奥外交体现了朝鲜态度的“U”形转弯,节奏上大有小步快跑的架势,让年前还预测战争或将打响的一些专家大跌眼镜。然而,此次奥运会外交对于朝鲜和韩国来说都是各取所需。

 

朝鲜方面来说,在外界压力达到临界点时适当减压是其一贯外交策略。过去一年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4份涉朝决议,制裁的力度一步步加大,美国也磨刀霍霍,平壤承受的政治、经济、外交压力越来越大。更何况,朝鲜的核导试验已取得一定的进展,用金正恩自己的话说,他办公桌上就有核按钮。朝鲜的逻辑是,在硬的一手在握的情况下,不妨来“软的一手”,拓展自己外交腾挪空间,抛出冬奥外交橄榄枝就是契合时宜的一张牌。

 

从韩国方面来说,朝鲜难民出身的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后大力修正对朝政策,其“柏林构想”提出举行南北军事会谈、停止在双方军事分界线附近的敌对行为、加强民间交流、恢复经济合作等诸多倡议。最迫在眉睫的是即将举行的平昌冬奥会,这是牵涉到国际形象和民族荣誉的举国盛事,确保“万无一失”是文在寅政府当前的头号大事。回望历史,韩国奥运赛场有不堪回首的血泪教训(比如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一年朝鲜特工制造了韩航空难),也有携手组团高举统一旗入场的高光时刻。因此,韩国最担心朝鲜破坏平昌冬奥会的举行,没有什么比朝鲜在冬奥会期间搞核导试验更糟糕的事了。

 

对于文在寅政府来说,朝鲜派团参加冬奥会不仅可以树立民族和解的高大形象,更能化解朝鲜破坏奥运的风险。正因为如此,文在寅一再呼吁朝方参加平昌冬奥会,还给特朗普打电话延迟联合军演,以安抚朝鲜。这次板门店会谈,朝方同意派团参会,算是给了文在寅一颗定心丸。

 

韩国或将面临两难境地

 

对于在冬日里从北方吹来的暖意,韩国文在寅总统予以了积极的回应。但专家们认为,这种一方面与朝鲜改善关系、一方面与同盟国美国在制裁朝鲜上保持一致步调的行为,或将使得韩国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从历史来看,无论是前总统金大中还是卢武铉,他们所奉行的“阳光政策”都并未遏制住朝鲜进一步发展核武器的脚步,反而被认为为朝鲜发展核武器提供了机会。《纽约时报》此前也报道称,文在寅从前任的经历中了解到,如果被指责冒着牺牲与美国盟友关系的风险以试图改善与朝鲜关系的话,势必会引起国内保守派的愤怒。

 

但是对于文在寅来说,此时选择回应朝鲜方面的善意,或许是不得不做的选择。文在寅曾多次表示,举办一场和平的冬奥会对于韩国来说尤其重要,平昌冬奥会将成为朝鲜半岛走向和平的号角。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回应称“百分之百”支持文在寅。随后,美国方面宣布推迟举行年度联合军事演习,但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声称,这只是组织管理方面的时间安排问题,他并不确定朝鲜伸出的是否是一枝真正的橄榄枝。

 

专家指出,特朗普对朝“极限施压”的政策并未改变,美韩军演继续进行的危险依然较大,届时朝鲜是否会以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试验活动予以回应仍旧具有不确定性。因此,文在寅将在冬奥会结束后面临“两难选择”:一边是金正恩警告民族大业要自主解决,不要与外部势力进行战争演习;另一方面,他将面临国内亲美保守势力持续且巨大的压力——必须坚定韩美同盟不动摇。

 

从左至右金正恩、特朗普、文在寅

∧从左至右金正恩、特朗普、文在寅

 

能否推进仍充满变数

 

奥运融冰契机难能可贵,但所有人都深知,最重要的还是半岛核问题何去何从。此次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被外界认为是“历史性的突破”,打破了去年朝鲜第六次核试验以来半岛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有评论希望此次“冬奥外交”,韩国和朝鲜能够缓解自去年处在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阴影下的半岛紧张局势。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鲜半岛局势错综复杂,半岛缓和的基础太脆弱。朝韩此次“冬奥外交”能否推进还面临五个不确定性因素。

 

首先,朝韩美此次是真的准备认真谈判还仅是为了下一轮博弈争取时间、赢得筹码,究竟持何种心态尚不得而知。其次,一旦美韩举行军演,必将导致对话氛围不复存在。再次,朝鲜与韩国对话最重要的诉求是恢复经济合作、减缓经济制裁,但文在寅政府因外部因素可操作的空间极其有限。朝鲜如果达不到目的,不排除会主动退出会谈。此外,尽管特朗普表示有意与朝鲜对话,但前提必须是朝鲜弃核,这对朝鲜而言很难。因此,朝美现在并不具备举行对话的成熟条件。最后,朝核问题的实质是朝美矛盾,即便退一步讲朝鲜与美国愿意进行对话,但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朝核问题过往“挑衅-对话-援助-挑衅”的恶性循环以及特朗普欲撕毁伊朗核协议的负面影响,双方的对话进程会异常艰难且充满变数。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