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观察|乌克兰危机正诱发一场东欧对西欧的“反叛”?


发布时间:2022-05-25 10:17:35    来源于: 澎湃新闻

摘要:法德引擎一向被视为欧盟这一庞然大物前行的动力来源,两国也往往是欧盟政策方向的引领者。已持续超90日的俄乌冲突正在打破如此的常态,东欧、北欧国家等原本的“边缘”成员在欧盟内话语权大幅上升,所谓“新”、“…

法德引擎一向被视为欧盟这一庞然大物前行的动力来源,两国也往往是欧盟政策方向的引领者。已持续超90日的俄乌冲突正在打破如此的常态,东欧、北欧国家等原本的“边缘”成员在欧盟内话语权大幅上升,所谓“新”、“老”欧洲之间的分歧日益突出。

当地时间5月22日,法国欧洲事务部长博纳再次明确表示,乌克兰短期加入欧盟几无可能,其入盟进程至少需要“十五到二十年”。在现今英美和东欧国家“挺乌”情绪高涨的氛围下,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法外交人员接二连三的“泼冷水”式表态显得十分扎眼,也引起了欧盟内部一些舆论的混乱。

帮倒忙的盟友比敌人更糟?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每年都会在5月中下旬举行以前总统和爱沙尼亚独立运动领导人伦纳特·梅里的名字命名的地缘政治和安全论坛。多年以来,与会的东欧各国学者和精英都呼吁西欧国家“正视”俄罗斯“威胁”,抛弃柏林墙倒塌带来的和平“幻觉”,但在法德强势的影响力之下,这些声音显得十分微弱。

今年5月16日,爱沙尼亚总理卡拉斯在论坛期间一番针对一些欧洲政要频频致电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批评震动了欧洲舆论场,也让长久以来东欧国家在安全问题上的不同观点以更加激烈的方式摆在西欧面前。这一次,在乌克兰危机的“帮助”之下,两种安全观的交锋已不再是书斋中的辩论,而更像一场顺势而为的“反叛”。

这场“反叛”首先针对被认为从2008年开始就与俄罗斯保持暧昧的德法两国。卡拉斯5月16日在接受“欧洲动态”(Euractiv)采访时称,在俄乌冲突持续之际,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频繁通话令普京“觉得他(自己)是关注的焦点”,因为“每个人都想和他谈谈”。她虽没有点名,但这种“破坏抗俄团结”的指控显然直指保持与俄高层高频接触的德法两国。

俄乌冲突渐渐陷入胶着后,德法继续倡导俄乌和谈,并呼吁迅速实现和平。然而,这种论点在东欧多国的首都遭到了激烈阻力。首当其冲挨批的是德国,东欧多国抨击柏林最初军援乌克兰时表现出的迟缓,以及迟迟未能下定决心停止进口俄罗斯油气。

“波罗的海国家长期以来都是亲德国的。但如今我们对德国的信心已经降为零,未来甚至可能变成负数。”拉脱维亚国防部长阿尔提斯·帕布里克斯近日指责德法时已不惜抛弃“和平”话语。

对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批评则更多是在战略层面。法国《费加罗报》评论称,东欧的政治精英们一直没有忘记马克龙早在2019年就曾在布雷冈松城堡会见普京时提出了欧俄共建“战略同盟”的倡议,彼时马克龙没有提前与东欧国家通气。而在俄乌已经爆发武装冲突的情况下,马克龙一面给乌克兰“入盟”泼冷水,一面又强调“不要过度羞辱”俄罗斯,这让“群情激愤”的部分东欧国家更加不解。

《费加罗报》分析称,站在马克龙的角度,大选尘埃落定,眼下已经没有了选战的顾虑,不用再将自己塑造为与“亲俄”的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的对立面,其外交政策表述的灵活度也在增大。

“马克龙想稍稍维护一下普京的脸面,但这是错误的,当一个淘气的孩子脸上很脏的时候,我们应该直接让他去洗脸,而不是假装他的脸蛋依然很干净。一些(帮倒忙的)盟友实际上比敌人更糟糕,尽管他们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维护我们的利益。”乌克兰外交政策智库“乌克兰透视镜”主席汉娜·舍莱斯特如此向法媒抱怨。

情绪陷阱VS政治理性?

由于各自对俄罗斯的定位大相径庭,东欧部分国家与德法对俄乌冲突最终前景的看法也截然不同。东欧多国政要描述今日的俄罗斯常常使用“帝国主义”字眼,而随着战况拉锯,俄罗斯并未显著占得上风,冲突长期化趋势渐显,一些东欧国家开始将这场冲突视为一个一劳永逸孤立俄罗斯,并消除其地区影响力的良机。

爱沙尼亚驻北约代表朱里·卢伊克日前就作出了类似表态,警告称“普京必须失败,没有其他的可能性。若他(的政权)幸存下来,俄罗斯一定会找到乌克兰之后的下一个目标,那将是北约的噩梦。”

因此,站在这些东欧国家的角度,就必须支持泽连斯基将俄乌冲突以有利于乌克兰的方式继续打下去,和平并不是最优先选项,彻底的胜利才是。这种看法在参加伦纳特·梅里论坛的东欧政要中较为流行。美国方面也鼓励这种观点在欧洲由边缘变为主流。“乌克兰如今的身份认同紧紧围绕着民主制度,而不是民族主义。我们必须帮助乌克兰人获胜,(在欧洲)没人可以强迫泽连斯基放弃一部分本属于乌克兰的领土。”美国前外交官、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成员丹·弗里德评论称。

另一名积极支持东欧国家立场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官员达蒙·威尔森则表示,“乌克兰已经走到了具有历史决定意义的一页,(它的斗争)将决定整个欧洲的自由和安全。”

与这类动辄上升到西方文明和民主制度高度的情绪化表达不同,法德方面却极少在官方层面以“帝国主义”等十分激烈的词汇来指责俄罗斯,并始终认为不应彻底关闭与俄对话的大门,冲突后整个欧洲的政治安排也无法绕过俄罗斯。法国媒体承认挑明这一点尽管有些“不合时宜”,但毕竟仍符合欧洲的政治现实:无论如何,俄罗斯作为邻居不可能搬走,而在积极支持“抗俄”打到底和无原则的“和平主义”之间还存在着广大的政治空间,欧盟应该保留足够多的回旋余地,使自己不被单一选项“框死”。

“或许马克龙时间点选择得还不好,话说得太早了,但必须承认他考虑的是长远问题。迟早有一天,我们将考虑整个地区的政治安排,也迟早有一天,我们将(与俄罗斯)谈判。”法国外交官、卡耐基欧洲中心研究员皮埃尔·维蒙对此评论道。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所长帕斯卡尔·博尼法斯则警惕“过于情绪化”带来的不良后果。他近日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发布以“情绪不应埋葬理性”为标题的视频,表示欧洲国家眼下固然应该坚持援助乌克兰,但在其“入盟”问题上还是应该保持审慎。

“问题在于,这是一个有四千万人口、面积巨大的国家。即便抛开其经济发展水平、政府清廉程度等与入欧硬性标准有关的问题不谈,我们有考虑过让这样一个完全亲美的大体量国家加入欧盟的后果吗?以这样的人口体量,一旦入盟,势必会使欧盟的决策大大向美国立场倾斜。这并不符合欧洲自身的利益。”博尼法斯说。

东升西降

但无论如何,在整个西方“抗俄”的大氛围下,东欧部分国家的声音一时间在欧盟内部占据了上风。法德那一套“欧俄的共同安全建立在经济相互依存上”、“软实力作用已经超过军事力量”的说法已经不再具有说服力。相反,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等国多年来一直高调渲染俄罗斯对全欧洲的安全威胁,现在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警告似乎应验,这些国家的话语权已不可同日而语。在欧盟内部要求更多的影响力也变得顺理成章。

“我们现在不惧怕俄罗斯人的坦克,但害怕西欧国家的软弱表现。”拉脱维亚防长帕布里克斯对路透社表达了他的担忧。

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则进一步增强了东欧和北欧在欧盟内部的权重,法德意等西欧国家显得更加孤立。法国《世界报》分析称,这些此前一直以中立姿态示人的国家终于表明了态度,使得欧洲内部形成了一个新的由东欧和北欧组成的“战略空间”,这一区域在布鲁塞尔的音量变得越来越大。

“说实话,我们感到很高兴。”谈到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带来的这一新趋势,爱沙尼亚驻北约代表朱里·卢伊克毫不讳言。

眼下法德背后依然有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希腊等国的支持,它们共同代表了西欧和南欧传统上对俄的温和声音。然而,《费加罗报》评论称,假使这个国家集团依然像以往那样忽视东欧站在“道德高地”上发出的诉求,那么其将面临在欧洲内部变得边缘化的风险,从俄乌问题到与之紧密联系的难民问题,这个趋势已经隐隐出现。

同时,无论东欧一些国家怎样借势引领舆论,如何使俄乌冲突以符合欧洲整体利益的方式结束,最终实现和平,仍是欧洲内部亟需进行冷静思考乃至辩论的重要问题。对于前线的乌克兰而言,从纯军事意义上最困难的时刻似乎已经过去,但欧洲的危机或许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河田)

近期热门资讯:

中国诗人